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板橋古城

  
雖然自己沒能見證整個板橋的發展,但自出生至今也聽過許多大大小小關於板橋的事情,怎樣說也算是半個「老板橋」!每每朋友來板橋找我,我定跟他約在板橋府中捷運站1號出口,這個舊址為板橋好幾代火車站(日治時期驛站)的捷運站,正是進入板橋古城的入口,沿著古城走一圈,幾乎可以看盡整個板橋的發展。
我喜歡從府中站1號出口開始,印入眼簾的就是板橋農會大樓,這間農會在板橋的歷史甚可追溯至日治時期,如今看到的農會早已改建多年(印象中樓上有個股票交易所);穿過農會,沿著府中路騎樓往前走去,看似現代化的建築,若仔細觀察,會發現根本就是紅磚建築包覆著亮麗外皮,其下建築可能都已近百年。隔著這些店家對面的建築物,可是當時板橋市及臺北縣行政樞紐,靠近府中站出口的第一間為板橋市公所,原址為早期板橋人印象中的「中山堂」,後改建為板橋市公所(實在不曉得為什麼要拆掉重建);市公所隔壁為前臺北縣政府,如今已為臺北縣警察局,早期連棟的日式建築,可是日治時期的海山郡役所所在!

關於爺爺的名字

我最遺憾的事情,莫過於爺爺在世的時候沒能詳細的問他家族淵源。記得小時候,每當問起了 「祖籍」 何處,這對38年即隨國民黨政府逃來臺的爺爺來說,真不是件容易的問題。一直以來,爺爺總對我說:「我們家祖籍安徽鳳陽」,這個與「鳳陽花鼓」、「朱元璋馬皇后」相同來源的故鄉,直到前陣子我仍深信不移。2002年,爺爺過世於南京,我總在想:「為什麼爺爺會選擇於南京過世,而不是安徽」?轉念又想:「或許那裏有著爺爺特殊的情感在,又或許只是剛好而已」!
初就讀於大學時,對於一個長期浸淫於臺灣升學導向教育體系的我來說,家族歷史的發展實在是完全不引起我任何興趣(有些人對於高中歷史課的印象甚至只有抄寫板書而已,根本談不上歷史的興趣引發)。研究所,因檔案學研究的深入,開始發現自己對於家族發展認知的薄弱,這讓我發了狂似地挖掘自家家族的歷史,可惜爺爺、奶奶早已離世,父親、幾個伯伯卻也都是年紀還小的時候片段聽來的,沒有一個完整個輪廓,套句吳睿老師的話:「有總比沒有好」,這些片段也成了我目前最重要的尋根基礎

2010年5月20日 星期四

臺灣圖書資訊學博士班

臺灣圖書館學的博士班現階段僅有臺大與師大兩間,這兩間大安區的高等學府,不僅是臺灣歷史悠久的學校,更是臺灣第一間與第二間進行圖書館學教育的學校。臺灣大學自民國七十七年奉教育部核准正式成立博士班,至九十七年師範大學博士班成立,兩者相差整整二十個年頭,這獨領風騷的二十年,讓臺灣大學一度壟斷圖書館學博士班教育,致使現階段各校新聘任老師多為臺大畢業學生,其後續影響實難以估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