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關於爺爺的名字

我最遺憾的事情,莫過於爺爺在世的時候沒能詳細的問他家族淵源。記得小時候,每當問起了 「祖籍」 何處,這對38年即隨國民黨政府逃來臺的爺爺來說,真不是件容易的問題。一直以來,爺爺總對我說:「我們家祖籍安徽鳳陽」,這個與「鳳陽花鼓」、「朱元璋馬皇后」相同來源的故鄉,直到前陣子我仍深信不移。2002年,爺爺過世於南京,我總在想:「為什麼爺爺會選擇於南京過世,而不是安徽」?轉念又想:「或許那裏有著爺爺特殊的情感在,又或許只是剛好而已」!
初就讀於大學時,對於一個長期浸淫於臺灣升學導向教育體系的我來說,家族歷史的發展實在是完全不引起我任何興趣(有些人對於高中歷史課的印象甚至只有抄寫板書而已,根本談不上歷史的興趣引發)。研究所,因檔案學研究的深入,開始發現自己對於家族發展認知的薄弱,這讓我發了狂似地挖掘自家家族的歷史,可惜爺爺、奶奶早已離世,父親、幾個伯伯卻也都是年紀還小的時候片段聽來的,沒有一個完整個輪廓,套句吳睿老師的話:「有總比沒有好」,這些片段也成了我目前最重要的尋根基礎
爺爺、奶奶總共生了六個孩子(註1),前三個是男孩、後三個是女孩,老大、老二是在大陸出世的,按大伯父的講法,當初來臺灣的時候,爺爺、奶奶是牽著他、抱著老二一起過來的。所以對於家鄉的印象上,老大是大於老二的,也因此每見著大伯,總喜歡跟他談著大陸時期的一些事情(可惜他當時才五歲,記不了什麼事情)。
不過大伯父講了一件事情讓我頗為訝異,他說我們家祖籍在「江蘇蘇州」,而不是什麼爺爺身分證上印著的「安徽鳳陽」;記得還小的時候,總喜歡翻著家裡的戶口名簿看,當時就發現爺爺、奶奶兩個人的祖籍都是「安徽鳳陽」,時下也沒想太多,覺得可能就是因此而能夠認識,或者是奶奶嫁給了爺爺,所以祖籍也就跟著爺爺了。
大伯父給我解釋了事情的原委,說明當時社會動盪,尋常百姓能夠搭船逃難、接受國民黨庇護的,除非你是軍人,否則你就要有軍方能夠使用的專長;爺爺是個富家小開,成天無所事事,真要說上專長,也只有「開車」這一項了(在當時,汽車可是有錢人才能夠碰得到的)。可是,爺爺開車是會開,但卻沒有駕照,還是上不了船,於是拿了奶奶哥哥(我應該要稱作舅公)的駕照,將姓給改了,名字沒改,祖籍仍用舅公的「安徽鳳陽」,也因此順利地登船來到臺灣(註2)。自此深怕為人所發現,所以不僅名字從此成了舅公的名字,就連祖籍也都跟奶奶一樣了。
所以說,我爺爺還是姓吳,但名字卻不一樣了,成了我舅公的名了!
在當時動盪的時代,實在有太多的故事發生,而我們家發生的事情,卻隨著爺爺、奶奶離世而僅留下片段的回憶。
註1:本為7個,第一胎夭折未能順利生下。
註2:奶奶姓「干」,爺爺在舅公駕照姓名欄上的「干」上加了個口,在「干」的右下多了一奈,因此成了「吴」。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