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

對於臺灣圖書館界的一些看法

大學我讀的是圖資,剛入學的我很不屑這個科系,每每高中同學聚會,總要被調侃是未來的「館長」,曾幾何時「圖資無用」的想法在我心中油然而生。我不諱言,這時候的我翹過的課比上過的課還要多,四年下來被當過的課比平常人一個學期修的學分還多上許多。我以為我的人生應該就是電腦和美工(或許參雜些苦力),從沒思考過會繼續讀圖資相關的研究所,甚而沒考慮過要出國讀書。

但,最終我還是讀了研究所,至於為什麼,這是題外話了;或許是這兩年在外遊蕩久了,對圖書館竟是充滿了想法,反思台灣圖書館界,到底我們需要怎樣的突破?我總以為,台灣的圖書館彷彿是裝在箱子裡的蚱蜢,待得久了,跳得再高也頂多是箱子的高度,而這鉗制住大家的 「箱子」 到底是什麼來著?縱然不知道原因,但這箱子總告誡著每個圖書館只能怎樣怎樣、不能怎樣怎樣,而我們的想法是否也因此侷限住了?僵住了我們的創意!

倘若今天的你擁有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圖書館,你一切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人會干涉你,你會如何去經營這家圖書館?照本宣科,讓它成為一個借書、還書、典藏書籍、知識交流的場所?抑或創新作為,讓圖書館不僅是圖書館,還可以是畫廊、音樂廳,在深夜的書庫中開音樂會?當然,這只是舉例,並非這樣做真的就是個好事。

論壇上的大家總討論未來的圖書館到底能做些什麼、我們的專業是些什麼,然而這樣的願景要如何去完成?或許礙於現況,這樣的條件我們實在無法擁有,但何不從小地方開始改變?圖書館是個服務性質的機構,但似乎並未若其他服務性機構來的主動與積極!我看過稅捐稽徵處為了解決大量的人潮,可以臨時增設櫃台,這櫃台可能只是個露天帳篷,而非室內;我看過市公所的服務台人員帶著志工們到處問人是否需要幫助,即使不需要幫助,偶爾也會拿杯茶給你喝。類似的做法彷彿不曾在圖書館出現:我們要的不是館長在門口跟你說聲早安,然後就消失不見人影,我們要的更不是到處跟人爭論自己是「國家級」的公共圖書館,而對於服務卻不積極追求!到底有哪個圖書館以「賓至如歸」為目標?這是我們需要探討與實踐的,而非淪陷於「因為...所以...」的造句模式裡。

也許今天我的言論過於偏頗與主觀,但何嘗不是個漣漪!

PS. 這篇文章是我2009年發表於圖資論壇的文章,近來發現這個論壇的連結讓人覺得很不穩定,於是乎,乾脆給它搬來這邊存個檔,避免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將文章推薦至:

3 則留言 :

  1. 在圖書館工作以後,發現對於很多管理層面的事情,對於我們這些"年輕人"來說,真的是有很多無能為力的地方。昨天曾志朗先生到學校演講,其中有一部份談到,他認為國家不應該把他們這些老一輩的丟一旁或逼退,年輕人更不應該說:「都是你們站著位子不退休,害我們沒工作......」,而是應該重要他們這些有眼界、有經驗的人士,開發更多的創意,創造更新更好的工作模式或符合現代潮流的經營之道,才能換取更多給年輕人的工作機會......,blabla的,又舉了好一些例子,特別是「王安電腦」。演講的細節就不多談了。我只是想說,若將曾院士的理論,帶到圖書館界來,我認為不怎麼合用,我承認經驗是需要時間累積的,也承認有經驗的「行政」,可以帶來較良好的效率,並促進館務的推行,但我不認為,有多少人的「經驗」,可以像曾院士一樣,轉化成新的idea或創新模式,並實質帶領圖書館走向不一樣的未來。我覺得更多的是,告訴你這不能做、那不能做,這一定要這樣做、那一定要那樣做的「老前輩經驗」,他們總是忽略時代在變,不知道有更多的方法(如:借重電腦、科技)可以更快地做好一件事。似乎離題了,但看到文內的提的創意,再加上最近工作有感,so......!

    回覆刪除
  2. 「網路上的是資訊,不是知識!」張大春如是說.圖書館不但典藏知識也是一個國家,文化和國力的象徵. 在台灣,蓋活動中心會成為候選人的政見.但是圖書館只是免費k書中心.更不要說什麼服務了. 可能一些社區性的圖書館在與使用者的互動上,反而會更密切.

    回覆刪除
  3. 甚為同意!如今臺灣地方圖書館的存在,在人們心中,其空間價值已大於知識傳遞與典藏的價值,也因此,館方為服務來館K書的人能夠在讀書之餘或多或少翻翻館內的書籍,而致使採購方向逐漸變成休閒大於其他類別(或許只剩下訂報紙跟雜誌),什麼典藏地方文獻等等,我猜有些館員連「參考服務」四個字是什麼都講不出來,又能期待些什麼?目前的候選人幾乎沒看到誰有在提政見的,倘若哪個候選人願意以圖書館於地方的各項發展為他的政見,我一定投他一票。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