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蒐藏病之我見

不否認,自小我就有嚴重的蒐集癖,舉凡企業商標、錢幣郵票等,只要我手頭上累積了一些東西,心裡沒來由地就想把這些東西組織化,使其完整;「套」這個字在蒐藏的過程中還真的是一字多義,蒐藏者為了將目標物蒐集成套,而將自己心神、財物全都套在這個世界裡面。我覺得這是一種病,一種藉由對事物價值認知的加深與情感的累積而患上的一種疾病,會讓感染上的人為了蒐藏某個事物而輾轉反側、暴躁易怒、無法專注、心不在焉、神不守舍、坐立不安、膽戰心驚,甚而花費無度、寅食卯糧,終造成露宿餐風、生活拮据。

這病還是可以醫治的,大抵分為兩種作法,一為斷源,另一則為斷財。所謂斷源,即斷去所有貨源,可將染病者遷離可就近取得蒐藏的環境,例如蒐集臺灣古物者,可將患者丟去美國,使其無法接觸;斷財則為控制其金流,不讓患病者能夠自由支度金錢。嚴重染病者則需下重藥,需破壞其蒐藏之價值,也就是將其整體蒐藏最具價值的部份破壞,例如蒐集文獻者,將其最珍視、最難取得的部份賣出,讓患者對於再繼續蒐藏感到無力,終放棄蒐藏,然此作法副作用嚴重,已見識多位夫妻因此大吵離婚,行前務必三思。

還記得吳睿哲老師說過的一句話:「得知我幸,不得我命!」蒐藏最高境界在於心境的轉換,珍稀的物件人人都愛,但卻並非人人都有緣份一親芳澤,若心境無法轉換,堅持每件東西都要取得,那可就是「不得要我命」了!

PS. 前幾天跟某份重要文獻差身而過,甚有所感!

將文章推薦至: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