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政大社資中心館藏出走!

20100622_001
已經連續好幾個星期在政大社資中心看到一卡車一卡車的書籍被載走,時間點都是早上剛開館沒多久,因而開始憂心起這些書籍的去向;政大社資中心典藏了臺灣七十多所大專院校、總計超過十三萬本的碩、博士論文,在網際網路不發達的年代,甚而現在,社資中心館藏一直有其無法取代的地位。
目前社資中心除了有媲美國家圖書館的論文典藏之外,也收藏了完整的聯合國及我國政府公報、出版品,還有不少成套的善本叢書及國科會研究報告,如今一車車的館藏外送,不禁令人懷疑起社資中心累積的館藏是否真已不符合時代需求:政大到底想要(做)什麼!
依據政大校史館所述,民國五十年政大為了加強社會科學研究資料的蒐集,於天放樓(已拆,改建成資訊大樓)成立「社會科學資料中心」,其地位與圖書館相當,同隸屬於校長。後來因為資料擴充迅速,民國六十年由國科會補助下,新蓋現址建築,再經過民國七十年的擴建,遂有地上四層、地下一層,遂形成總樓地板面積7048平方公尺的現貌。(註1)民國八十一年,政大通過社會科學資料中心設置辦法,正式由圖書館館長兼社資中心主任,綜理兩館業務,使政大圖書資源之經營管理與服務完全趨於一體化。(註2)
官方網頁上對於社資中心的說明僅止於此,然而近來政大圖書館委員會在會議上提及社資中心的轉型與規劃,欲將社資中心的空間騰出來,供計畫研究人員進駐,而原本空間所存放的書籍,則想辦法處理。這過程中,研究生學會提出了幾點質疑,包括書籍的去向與學生的權益,依據九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聽取校長關於社資中心空間與館藏處理的指示備忘錄所記錄內容,未來社資中心仍定位在研究型圖書館的功能,並以臺灣近現代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為主軸,引進新研究團隊與新資料,館藏會經過審慎的查核評估,再做不同的考量:(註3)
  1. 沒有存在價值者(如國內有多管均有館藏)贈送他館
  2. 有歷史價值者加以數位化
  3. 原件有保存價值者仍加以保存
  4. 需要留存的資料將暫時找是當地點安頓,待圖書館二館完成後再入藏
依據上述四點原則,具有留存價值但卻具有大量複本者,是否將數位化後繼續留存?這個部份在此備忘錄中並未提及,抑或如同九十六年圖書館贈書活動,將這些具價值之文書複本擺攤贈送?(註4)學位論文部份,依據上述備忘錄內容,校方擬與國家圖書館討論將社資現有83年以前論文數位化之可能性,而83年以後論文則擇地閉架典藏:那麼83年以前論文紙本數位化後是否繼續留存?還是交由國圖保存?這與全部移交給國圖有什麼不一樣?此外,校方聲稱未來將建置「藏書樓(圖書館二館)」以典藏這些造成校方困擾的圖書,但卻只聞雷聲,不見雨下(何時動工?)!許多名人捐贈予圖書館之手稿、物件,捐贈儀式後就不見蹤影,不曉得典藏的如何?典藏環境是否合宜?如何應用?也未見有人說清。
九十九年一月政大校方的主管會議,校長裁示社資中心的轉型已不容遲疑,其中第六點指出「轉型後的社資中心的特藏規劃,應以與政大發展沿革、研究特色與研究能量相關領域為主,並應定期舉辦相關活動,以突顯特藏的意義價值。(要是整段引述還有斷章取義之嫌,我只能道歉了!)」(註5)這讓我想起了之前學生們建議校方將本校曾為「黨校」這段歷史相關的「政黨文宣」集結,從而建立「黨史專室」,使成為本校館藏之特色,此建議似乎與校長裁示的第六點內涵不謀而合;(註6)這個專案後來並沒有通過,我個人猜想,應是當時為綠營執政,「黨校」對於政大的包袱太大,校方實在不甚願意再繼續被貼上這個標籤吧(純個人猜想)!重新思考當時學生的這個提案,為建立政大典藏之特色,黨政文宣何嘗不是與政大發展沿革極為相關?加上政大國關中心的資料,政大顯然可成為我國近代史研究不可或缺之典藏重鎮,倘若校方能與國民黨黨史會洽談將黨史資料典藏於政大,豈不更具意義?
政大社資中心與圖書館的關係由分而合,如今校方似乎打算將社資中心重新獨立於圖書館(雖然仍稱定位在研究型圖書館的功能,但未來將不歸圖書館管轄),而將這個曾經在臺灣社會科學領域有一席之地的社資中心轉型為研究中心。關於這些館藏的去向,反倒吸引了國家圖書館與臺灣大學的注意;政大指出社資中心的館藏使用率日益減少,將這件事情當作原罪,(註7)然而使用率的降低與館藏價值並沒有絕對的相關,這讓人誤導因為使用的人不多而否定了社資中心繼續存在的價值。
政大校史館在介紹社資中心的網頁上寫著:「這些書魂平時就靜靜的肩鄰在架上,散發出一股知識特有的莊嚴氣氛,吸引著各地學子來此「朝聖取經」。」如今這些書似乎反倒成了困擾著學校的珍貴資產。
註1:國立政治大學校史館網頁,檢索日期:2010/06/22,
http://archive.nccu.edu.tw/building2/building60_1.htm
註2:國立政治大學網站,檢索日期:2010/06/22,
http://units.nccu.edu.tw/server/publichtmut/html/wJ00/cwJ00.html
註3:社資中心空間與館藏之調整備忘錄,社資中心提供,2009/12/28。
註4:書太多 政大總圖廢書任人撿,檢索日期:2010/06/28,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9699,2007/10/12 ,中國時報。
註5:社資中心轉型規劃專案報告,社資中心提供,2010/01 ,主管會議。
註6:書太多 政大總圖廢書任人撿,檢索日期:2010/06/28,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9699,2007/10/12 ,中國時報。
註7:社資中心轉型規畫說明,檢索日期:2010/06/22,
http://www.nccu.edu.tw/news/detail.php?news_id=1865
PS. 本文章經校方指正後已修改,若仍有錯誤還請指正。

8 則留言 :

  1. 政大是教育單位,並非如您所說的那樣無知。避免資訊不對稱造成誤解,可詳見:社資中心轉型規畫說明http://www.nccu.edu.tw/news/detail.php?news_id=1865,並請勿斷章取義。

    目前社資中心的空間調整是以館內移架為主,包括館內樓層區塊的調整或移放本校其他館舍,原有館藏資料並未規劃大批淘汰,而是透過數位資源及紙本調閱的服務措施,持續滿足讀者需求,且相關紙本館藏仍持續提供服務。

    社資中心轉型規劃之最主要目的為重新活化其特殊學術資料保存與服務之功能,擴大本校在台灣人文社會學科的基礎設施能量。

    目前規劃的空間調整僅限於前棟二樓,並透過研究計畫與團隊的循環進駐,持續引進及保存新的獨特史料,包括許倬雲院士的「現代中國型塑」、張玉法院士的「中華民國大事記」、講座教授金觀濤的的「近代文獻資料庫」及「中華民國發展史撰寫計畫」、「民國檔案暨資料庫建置計畫」等,並有校友盧修一、雷震先生的相關資料也將致贈本校。不僅擴大社資中心的館藏,同時也注入新的學術意涵與能量。

    社資中心的轉型啟動,不但將確保現有館藏資源的持續服務,也將更積極主動結合本校院系所的學術能量,開發新的資料類型與主題,爭取引進獨特與珍貴的學術史料,為本校師生打造最厚實的人文社會學術基礎設施。

    回覆刪除
  2. 政大是否為教育單位,與「有知」及「無知」並無絕對關係!九十六年十月,中國時報曾以「書太多 政大總圖廢書任人撿」為標題刊載政大圖書館將某些書籍擺攤任學生挑選,將6,000多冊報廢圖書整理出清;縱然這些書籍在政大複本過多或無人借用,然校方將超過15年館藏或送掉或賣掉或燒掉,相較檔案鑑定之原理、原則及程序,如此粗糙之處置方式,稱其「有知」實有待商榷!有此前車之鑑,政大將如何處置社資中心館藏,難免令人諸多臆測。

    回覆刪除
  3. jazzcarr@yahoo.com.tw2012年12月13日 上午5:08

    「黨校」還是黨校阿
    託管國民黨的黨史館,相關費用是政大/全民買單,廣義來說算不算黨庫通國庫?

    孫中山紀念圖書館 相關報導
    http://tinyurl.com/a2fdxd8
    提到
    由於文傳會主任委員莊伯仲與黨內主管曾於4月24日親自前往政大勘查場地,政大校長吳思華出面接待。吳思華對於這批豐富且深具歷史價值的書刊,承諾善盡保管責任,並擴大向社會開放,期能使圖書館效能極大化。

    雙方接觸後,初步獲得4點共識,包括「孫中山紀念圖書館」名稱,不得更動;政大完全尊重國民黨所有權與日後使用權,並善盡管理責任;所有搬遷及管理費用,由校方承擔;雙方詳議合作契約,明訂權利與義務,中常會通過核備案後,即將展開託管作業。

    回覆刪除
  4. jazzcarr@yahoo.com.tw2012年12月13日 上午5:12

    文中提到對於歷史資料與文獻的保存當然是立意良好
    但有兩個問題想請教

    第一.國民黨託管黨史等文獻給政大,為何相關費用由政大支付?
    例如百姓拖育嬰兒給政大 應該是百姓付費吧?
    國民黨不用付費?是國庫通黨庫嗎?

    第二.假若政大付出費用後,可以取得這批資料的使用權或所有權
    尚稱合理(平等互惠),但內文提到國民黨仍有該批資料的使用權與所有權

    由此文觀之
    對『政大』與『百姓』來說是不平等託管合約 是吧?
    雖然是大學治自精神
    但感覺不甚合理
    是否違反行政中立等相關規定呢?

    回覆刪除
  5. jazzcarr 您好:我想您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想必非研究領域人員吧!您對於這批資料的價值可能不甚瞭解,史料對於研究人員而言好比研究生命,常言道:「掌握史料就是掌握研究」,縱然各界對於國民黨評價不一,然不可諱言,國民黨相關資料對於近代史研究而言有其價值存在,這些史料乃相關研究學者求之不得之物,更為國內外知名典藏單位(如哈佛大學等)爭相納為己藏的目標,拿著白花花銀票以求國民黨青睞的單位不在少數,難道您希望這批資料給了對岸?政大有幸取得此批資料,不僅對於政大相關研究人員而言是一大利多,學者研究做得好,自然嘉惠學校,而史料更利於增進學校能見度,對於感興趣的民眾而言,更是便於利用,何樂而不為?至於您提到付費就應該買斷這批資料,說實在的,我也希望是這樣,但這好比你家祖先留下來一塊田,是你的祖產,但你已經不耕田了,有人問你願不願意把田賣給他,你可能不大願意,畢竟是祖產,但這塊田實在太肥沃了,大家都想在這裡種東西,於是你可能會租給別人或借別人使用,並希望來這裡種東西的人能夠花點成本來維護這塊土地。我想國民黨主事者應該是有一樣的想法,你要他把前人所留下的文獻一股腦給丟了,說實在的,真的不大容易(您也不願意將您家祖產想也不想就讓給別人吧),但如今國民黨願意把這批資料拿出來,在很多人眼裡已經很不容易了,放在曾經是黨校的政大,可是羨煞國內外多少典藏機構呀!對於國民黨有何好處?又何以有國庫通黨庫、行政不中立之說?今天假如其他政黨也願意將他們的史料給政大託管,我跟您拍胸脯保證,政大也會用相同的待遇對待這些資料,只可惜其他政黨並沒有將資料拿出來給民眾研究的思維!

    回覆刪除
  6. jazzcarr@yahoo.com.tw2012年12月14日 上午9:21

    了解 謝謝 前輩的說明 我是海山2屆的學弟...但是學理工醫的 ^^

    回覆刪除
  7. dear jazzcarr:沒想到是海山的學弟!有時候我們看事情的角度會隨環境或週遭意識而有所偏頗,客觀與主觀在這件事情上就是值得討論的問題,群眾的主觀有時候會形成我們所認為的客觀,當大家都覺得不好的時候,客觀來說,這件事情就是不好的,但假若能跳脫他人的影響,自己好好觀察事情,提出自己的想法,主觀的思維反而可以讓你看到不一樣的世界。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很高興能與你在這裡交流。

    回覆刪除
  8. jazzcarr@yahoo.com.tw2012年12月16日 上午7:34

    是阿~現在軍公教勞工退休等問題也是一樣~仔細了解不同的退休制度~都有其時空背景~大家說的都有道理~但被媒體弄得很聳動~好像非鬧革命不可~不過退休這問題就真的很複雜了~未來的事誰知道呢?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