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金瓜石黃金博物館


因為母親是基隆人,所以從小就對基隆週遭的名勝景觀如數家珍,但小時候去瑞芳的時候,是有聽過「金瓜石(日治時期此地被稱作KINKASEKI)」這個地方,但卻未曾聽聞過「黃金博物館」;查了官網的資訊,該園區乃自民國91年起開始籌建,93年11月正式開園,至今開館不到10年時間。與平溪的煤礦不同,金瓜石乃因當地開採黃金而聞名;瑞芳早期自清治時期即已發現金礦,「小香港」之名也因而不脛而走,造就了金瓜石的繁榮盛景。
金礦的開採歷經清治、日治及民國三個時期,直至民國50年代後,礦產因開採殆盡,也因而造成整個城市的沒落。一直以來金瓜石不論是哪一個時期總為國家所掌控,因而帶有點神秘感,加上大起大落的聚散,在幾部電影的推波助瀾之下,也因此使得九份及金瓜石聲名大噪。趁著今年北縣博物館免費參觀之際,遂特地前往一探究竟。
金瓜石黃金博物園區腹地廣大,位於台北縣瑞芳鎮金瓜石的山城裡,涵括了歷史人文及自然地景,有趣的是,其並以「生態」博物館為依規所打造,這個在我參觀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實在沒想到黃金博物館會跟生態扯上什麼關係,其所鄰近的陰陽海更是臺灣礦坑污染的代表作)。

圖2:斑駁的鐵牌
依據博物館內說明內容,整個金瓜石的空間發展,乃受到日治時代的日本礦業株式會社及國民政府的臺灣金屬礦業股份有限公司治理所影響,當地的礦業人員多為受雇者,固定工時、固定薪資、固定工作,其經濟及生活完全被納入龐大的工業生產體制之中。公司除了經營礦業外,尚須提供礦工日常的民生物資、修先娛樂、文教、醫療等需求,以安定礦工的生活。比方說郵局、學校、供應社、配電所、醫院等公共設施,構成金瓜石機能完整的生活圈,而金瓜石博物園區所涵蓋的範圍即以此生活圈為基礎所發展而成。

圖3:運送黃金的鐵軌與消防栓
來到金瓜石,就一定要去看看礦坑。臺灣以坑道聞名的景點,除戰道、酒坑、窯道外,再來就是礦坑。金瓜石開放的黃金坑道為本山五坑,進入需酌收費用,並配戴安全帽;坑道內除便利參觀者鋪設地面外,更模擬採礦時的工作情形,並請老礦工製作幾可亂真的礦脈,真的非常有趣。
園區內除了開礦相關的規劃外,在歷史人文方面亦極具可看性。

圖4:開放坑道體驗的本山五坑入口、坑道內地面鋪設及老礦工所模擬之黃金礦脈
在離開礦坑的時候,看到警察在對礦工搜身的蠟像,因為被警察的穿著所吸引,覺得挺有趣的,因此好好的琢磨了一番。在當時,礦坑裡面忌諱的事情有三項,一為禁吹口哨,主要避免因雜音干擾談話,亦為臺灣民俗禁忌;其次為禁止女性入坑,隨然早期坑內亦有女性擔任扒土工作,後因礦場法中明文禁止女性入坑,且為避免搜身不便,臺灣金屬礦業公司遂於民國50年代禁止女性入坑工作;最後,則為坑內不談蛇,主要原因是因為蛇是虎頭蛇尾的預兆,傳說會導致挖不到金礦,畢竟拼死拼活的目的就在於挖到金礦,挖不到的話真的是無語問蒼天呀!而禁止女性入坑,甚而立法禁止,原因只為了避免搜身不便,這要是在現在早就被訐譙到死掉了吧,哪有可能讓這種兩性不平等的規定繼續留著!

圖5:離開礦坑是需要搜身的(臘人像)
離開礦坑,接著進入博物館內,博物館主體以玻璃作為展示區隔,一來讓視覺有所延伸,使空間感覺起來較大,一來則讓整體感覺比較有現代感;博物館一樓陳列以礦業發展為主,諸如礦工的工作證、使用器具、地圖等。博物館二樓則以黃金為展示主題,包括了各時期、各國家的黃金藝品;博物館內廣為人知的噱頭就在於作為陣館之寶的220公斤999純金大金磚(圖6)可讓遊客親手觸摸的到。

圖6:博物館內的陳設、礦工的工作牌及鎮館之寶。
博物館內有張日本的宣傳照片(圖7)深深吸引我,訴說著二次大戰戰俘在金瓜石礦坑工作。1942年11月,英軍在新加坡投降時被俘的523名戰俘被帶到金瓜石,靠著一定量的米飯及少量青菜和漬湯勉強維生,只有在特別節日才有少許肉食;戰俘經常處於飢餓狀態,並被迫在銅礦場裡最危險、環境最惡劣的地方工作。在攝氏40度高溫的本山六坑礦坑中,倘若沒有達到每天的工作配額,便須列隊遭受日軍以挖礦鐵鎚毆打。許多戰俘因為營養不良和過度勞役而病倒。戰俘營內雖有兩名戰俘是視醫生,卻幾乎沒有任何藥品或醫療設備,許多人因此病死;那些病弱無法工作的則被送去其他營區。新的戰俘陸續從台灣其他營區調來此地補充,總計共有1135名戰俘曾在此為日本人從事苦役。

圖7:於金瓜石工作的二次大戰戰俘
1945年5月,礦場關閉,倖存的戰俘被送到台北新店南邊山區裡的另一處營區,在此他們繼續勞役生活,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為紀念此事,1997年於金瓜石戰俘營舊址設一紀念碑,向這群歷經苦難歲月的勇者們表達無限的崇敬與感念。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