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全新的舊建築:國史館總統副總統文物館


民國99年10月10日下午三點,是國史館「總統副總統文物館」公佈的開幕時間,以為早點過來可以一起參與開幕,到了現場,發現三點的開幕只有「貴賓」能夠參加,一般民眾只能等到四點四十五分才能進入,所以只好在文物館的附近晃,等時間到了再進去(雖然有點失望,但看看門口擠滿了黑頭車與黑衣人,彷彿一踏入禁地就會被架去火星埋起來,也只能慢慢等時間過去)。「總統副總統文物館」為國史館於城中暨總統府一樓後所負責規劃策展的第二個展示空間,其依據民國93年通過的「總統副總統文物管理條例」所成立,所在建築乃利用日治時期交通局遞信部,為森山松之助在臺灣所設計的最後一件作品(1924完工,擁有當時最新穎的設備,如升降機、防火、防盜等裝置,印象中總統府也是有這些裝置的)。(註1)光復後,該建築物轉為交通部所使用,至民國95年,國史館方始為交通部接管轉為文物館之用,今天為其整建後正式開放予社會大眾參觀的時間,在幾年前就已經聽朱老師提過,也因此愈加增加我對此文物館的開幕更是有所期待(可惜還是沒看到,今天翻了報紙也沒多大的新聞)。

圖2:開幕海報及國史館郵局指標
等待入館的時間,在附近繞了幾圈,發現了以前還曾是交通部郵局已變成了「國史館郵局」,這倒是滿有趣的,不曉得郵戳是否也因此蓋上「國史館」三個字(下次去試蓋一個看看);國史館「總統副總統文物館」所在區域在日治時期一直就是臺北市的行政中心,其所緊鄰的總統府,在日治時期更是臺灣行政的中樞,有趣的是,該區域雖為行政樞紐,但在命名上卻以「書院町」為名(總督府圖書館也是在這個區域),可見得在當時這個區域除為政治樞紐外,在文化學術上亦為重鎮。

圖3:國史館「總統副總統文物館」開幕當日門外情形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四點半,看著大門口「黑衣人」越來越多,其表情與心裡彷彿也開始焦躁了起來,果不其然,副總統及五院的院長陸續從裡頭走了出來,蕭萬長、王金平、吳敦義,接著馬總統也走了出來(還向我這個方向揮了揮手),準備離開;看著黑頭車一輛輛的開走,朱老師終於下令可以開放一般民眾入館了,等了整整兩年的時間,終於在這一刻可以踏入這個睽違已久的「總統副總統文物館」了。

圖4:入館後的川堂及尚在拍攝取景的攝影師
踏入了文物館,映入眼簾的就是兩句對聯:「世界走進臺灣、臺灣走向世界」(或許是跟館內展示世界各地贈送給總統副總統的禮品有關吧),館裡面還留有剛開完幕的餘溫,到處可見忙碌、衣著光鮮亮麗的工作人員及正在取景的攝影師。沒意識到才剛開幕結束,留在館理面的人以工作人員居多,「貴賓」次之,像我這樣的社會大眾應該才是最少的,所以留在館內繼續參觀的人不乏大有來頭的人物。坐在二樓的「民國百人區」玩弄著觸控式螢幕的同時,一個有點年紀的先生好奇的詢問:「這是什麼東西?」抬頭一看,這可不是監察院王建煊院長嗎!真的是有點訝異,沒想到竟然近距離站在王院長旁邊,真的是太令人感到意外了。

圖5:與監察院王院長合照
整個館舍僅開放兩層樓參觀,一樓包括了推廣教室、夫人的禮品屋、總統副總統的客廳、數位資源閱覽室及原鄉走廊,二樓則有總統的宣誓、總統的選舉、總統與憲法、總統與華僑、總統與歷史、總統與貨幣、建築的歷史、總統的禮品、友誼走廊、互動遊戲區、全民寫史區及民國百人區。夫人的禮品區內所販售的禮品與國史館及總統府內販售的幾乎大同小異,我是覺得各單位應該在禮品上還是要有一些區別性,不然就會犯上類似臺灣各觀光風景區所販售紀念品沒有特色的通病;相對於夫人的禮品,文物館最大宗的就是總統的禮品,以國家來區分,典藏展示世界各國致贈的紀念品,琳瑯滿目,彷彿中華民國版的故宮博物院。

圖6:總統的禮品區
總統副總統文物館在規劃上尚結合了數位科技,如二樓展區的互動遊戲區、民國百人區及全民寫史區等三區,讓民眾可以數位科技與文史館進行互動;互動遊戲區一進入就被其牆上的Q版總統肖像所吸引,不由得不佩服規劃者的用心;民國百人區,這麼大一個空間可惜只有幾臺電腦,故推敲此區域大概是準備用來機動使用的;全民寫史區,彷彿在臺灣大學校史館也看過類似的東西,只是這樣的東西固然有趣,實際史料價值則存疑。

圖7:互動遊戲區及其牆面上掛的Q版總統肖像(左、中);全民寫史區(右)

圖8:展示品近照

圖9:總統副總統文物館天花板還保留舊時板模痕跡
離開時重新檢視各界贈送的花籃,其中有三盆認識的就將其卡片拍攝下來,有政大圖檔所、臺大校史館及臺大出版中心;有趣的是,林副館長(臺大圖書館)所代表的單位竟然是臺大校史館,很意外林副館長竟捨棄臺大圖書館而使用校史館之名。

圖10:政大圖檔所、臺大校史館、臺大出版中心的祝賀花籃
註1:國史館「總統副總統文物館」2010年折頁。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