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國考圖書資訊管理類科題目中的「誰說了什麼」

近年工作難找,使得國家考試毅然成為圖書館或檔案學領域熱門選擇,周遭不少朋友也積極於成為公務員的這條路,也因此常於茶餘飯後聽到一些大家分享考試的心得,或為考的好或不好、或為題目又出了些什麼,聽多了也就跟著同仇敵愾了起來。聽了這麼多人在討論題目,事實上,讓我看到最感頭痛的題目類型莫過於申論「哪個人說了什麼話」這類型的題目;這種題目的難度在於答題者若不知道題目所指稱的人的是誰的話,根本連寫個三行都沒有辦法寫,遑論一般考試需要寫到一頁半到兩頁。

以昨天最新出爐的99年度地特四等圖書資訊管理類科科目「圖書館管理概要」所出的題目為例:「試申論美國圖書館學會(ALA)前理事長Michael Gorman對數位時代圖書館價值的看法。」首先,不知道誰是「Michael Gorman」的人,這題看來只能望題興嘆,根本連下筆都不知道該如何下筆;其次,就算知道誰是「Michael Gorman」,頂多也只是知道他曾經與Walt Crawford於1995年提出過「新圖書館五律(Five New Laws of Library Science)」,至於他對於「數位時代圖書館價值的看法」,就像阮加那桑(S.R. Ranganathan)提出了著名的圖書館五律,你也不一定剛好知道他曾經對其他議題提出什麼樣的看法,即便他是「公認」的圖書館學大家。

是故,這種「who said」類型的題目難就難在,你必須瞭解各個臺灣圖書資訊學界學者所認定可被歸類為「common sense」的圖書資訊學大家有哪些人,然後整理這些人對於各個重要議題的看法並且「熟背」下來;但是,必須知道,圖書資訊學界名人實在是多如繁星,各個重要學會的理事長、圖書館館長、著名學校系所的系主任、重要定律理論的提出者…,要整理他們在某個期刊上或是某個研討會上針對某個議題提出了某個看法,準備起來實在是漫無邊際,也因此老師們(或他們的學生及助理們)都在看些什麼人的文章亦而決定他所認定的「common sense」是什麼吧。

然而,換個角度去思考這個讓我不敢恭維的題目類型,因為圖書資訊類科是不限制畢業科系,也致使近年來各開缺出來的圖書館苦惱著所收到的「專業人員」爾會參雜著以為圖書館業務只有借還書的人,造成各館原期待「專業人員」能成為即戰力反倒需要花時間來教導這些人(當然,本科系畢業的也不一定都很好用就是了)。為杜絕這樣的問題產生,最好的方法莫過於考題具有鑑別度,但是好幾個年頭下來,要讓考題具有鑑別度卻又不重複,可真是苦了出題的老師們。是故,假如出了個大家都不會的題目,就像「who said」這種題型的題目,看看這些考生們能將不會、不懂、不瞭解的題目寫出了個什麼東西出來,或許也能從此看出個端倪出來也說不一定(純個人推測,實在不曉得出題老師們的思考邏輯是如何)。

4 則留言 :

  1. 路過此地剛好看到您的這篇舊文章,
    之所以有這個題目"Michael Gorman對數位時代圖書館價值的看法"
    這是數年前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年會特別邀請當時ALA理事長Michael Gorman做為年會Keynote Speaker
    這是當年年會的一大盛事
    該篇演講文記得有隨年會資料袋發送,林珊如老師亦有中譯版全文,由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電子報傳遞給會員

    如果一個關心圖資界發展的圖資人,應該不會錯過此重大訊息
    因此這題目不是老師們(或他們的學生及助理們)都在看些什麼人的文章亦而決定他所認定的「common sense」是什麼
    而是在考考生們有沒有關心圖資界的大事,跟圖資界有沒有真正連結,而不是死背書為考試而考試

    回覆刪除
  2. 虛心受教了。不過,我覺得如果真的要達成「不是死背書為考試而考試」,那是否在題目內重述Michael Gorman所講的話再讓大家來闡述不同的看法會比較好?而非突然丟了一個題目出來,要考生把他講的話(大意)給默出來。此外,國內外圖資「盛事」說實在還滿多的,以近期國家圖書館所辦「圖書館與國家競爭力—2010論壇」為例,其邀請知名社會學者瞿海源等闡述其對於圖書館事業的看法,倘若是一個「關心圖資界發展的圖資人」,要把這些人的看法全都寫出來也不甚容易吧!況且,要記的「盛事」並非僅有近期,如何定義「盛事」?如何判定哪一場次的「Keynote Speaker」是重要的?所以我才會說我著實害怕這樣的題目,因為你真的不曉得「老師們(或他們的學生及助理們)都在看些什麼人的文章」!純個人看法啦,若有得罪還請見諒。

    回覆刪除
  3. 我恭逢其盛地,也參與了討論中的考試。但很汗顏,其實這一大題我也不會寫。我覺得我也算滿關心圖資領域動態的,至少"大多數"的研討會,只要有空、有假,我都會去參加,圖資領域期刊從我決心考公職後也沒少看過。因此,我看到lingly的回覆後,也許有些心虛(沒能參與到該次盛會),但也有許多的不平。

    我認為出題應出的是一種方向,譬如說近年來不斷討論的web 2.0、雲端、電子資源時代的資訊組織;又或者是對於讀者提供的新服務趨勢,如:針對讀者年齡、特性提供的各別服務等等,這些是我們從各個研討會可探求的訊息,瞭解後,於試場上各憑本事發揮,若說出這類型的題目,卻寫不出來,那可以說真的是不關心圖資領域。

    但針對某一會議、某人(即使真的是很重要的人)所提出的見解,要大家去寫出來,我覺得有點太強人所難,不要說我真的運氣很不好,當時無緣聽到該講演,就算當時聽了,又能記得多少呢? 且以此評斷考生是不是有關心圖資界大事,是否也太武斷了?

    lingly板友,看法與您不同請多包涵,實在是因為剛好也有考到這題而多有感觸。

    回覆刪除
  4. http://74.125.155.132/scholar?q=cache:-Pi7qNgf6CMJ:scholar.google.com/+%E6%95%B8%E4%BD%8D%E6%99%82%E4%BB%A3%E7%9A%84%E5%9C%96%E6%9B%B8%E9%A4%A8%E5%83%B9%E5%80%BC+&hl=zh-TW&as_sdt=0,5

    數位時代的圖書館價值 /Michael Gorman 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2005年12月17日於國家圖書館舉辦之年會演講稿;林珊如譯 國家圖書館館訊 BIBLID 1026-7220 (2005) 95:3 p.1-5

    如果不是有出過考題. 這一篇翻的有點文言, 有沒有英文的?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