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薛理桂:咱的社會-南部亟需建國立圖書館

久居臺北國的人實在很難去想像中南部的學生及研究學者們是沒有「國家圖書館」可以使用的,想要什麼書籍或論文就跑去國圖印,這種「俯拾即是」的方便性南部的民眾實在是難以感受。這個議題在臺灣不曉得吵過幾次,最後總是不了了之、也沒個定論。五都的建立,各地區尤應重視這類資源再分配的議題,高雄陳菊市長畢業於圖書館相關科系,曾做過專業的圖書館館員,更應了解南部地區建有國立圖書館的重要性才是;如今,機會在即,若能大刀闊斧,比起多拍幾支形象短片還來的有意義。此外,若各地方成立國立圖書館,其所使用人員定是原單位沿用,館員素質的提升當為除經費之外首需面對的課題,就曾有人質疑升級為「國家層級」的公共圖書館在人員使用上仍是與鄉鎮市圖書館沒有差別,館員無法解決讀者更深入的參考問題,所舉辦的活動沒有深度,整個圖書館僅是經費變多,那不過就是個錢比較多的地方層級圖書館,成立國家圖書館意義又有何在?
咱的社會-南部亟需建國立圖書館(中國時報:2010/12/31) 國內進入新的五都時代,在資源的分配方面,有必要予以重新規畫與調整。以圖書館的資源分配而言,目前國內有三所國立圖書館,分別位於臺北市的國家圖書館、新北市的國立臺灣圖書館、臺中市的國立臺中圖書館。大甲溪以南的臺南市與高雄市此兩都都沒有國立層級的圖書館,對於廣大的中南部民眾而言,有如次等國民,這是新五都所需面對的急迫性問題。
以英國為例,全英區分為英格蘭、蘇格蘭與威爾斯三個大的區塊。為使三地的民眾在使用圖書資訊能達到均衡性,在三地各興建一所國立層級的圖書館,分別是:英格蘭地區的大英圖書館、蘇格蘭地區的國立蘇格蘭圖書館與國立威爾斯圖書館。為使三地的國立圖書館都能在圖書資源享用達到均等的機會,在立法上也很用心,透過該國的立法,只要英國地區出版的新書都需送到三所國立圖書館。此種制度可以讓國內在新五都的時代,可以仿效。
針對國內的現況,筆者建議在制度方面,應盡速於臺南市與高雄市各興建一所國立圖書館。此點於剛閉幕的第四次全國圖書館會議的議題中,也提到建議於臺南市成立國立科技圖書館,由於臺南有南部科學園區,而高雄市成立以工商為主題的國立圖書館。
在法制方面,建議修訂圖書館法,在該法的第十五條修訂為出版人應於發行時應送存國家圖書館、立法院圖書館之外,還需分別送三所國立圖書館。如此一來,將為新的五都開創圖書資源使用的新局面,也可以一併讓五都民眾在使用圖書資源方面能夠均衡發展。
2010年12月31日中國時報: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x112010123100383,00.html

2 則留言 :

  1. 其實南部設立國立圖書館確然有其必要性!然而是否需要台南高雄各設一座,以為五都平衡,這就有待商榷跟考慮。畢竟版主所言之國家圖書館、台灣圖書館及國立台中圖書館是有其歷史背景存在,且所設立之目的也大有不同,若貿然建請設立科技或工商圖書館,或許反而會有資源駁雜之憾。

    以位於台北市的國家圖書館為例,該館建置即以典藏為主要任務,縱有百萬冊藏書然並不可外借,至多提供資源以供讀者使用參考,相較於台灣圖書館及台中圖書館以公共資源提供借閱仍可有直轄市圖書館之功能可取代,國家圖書館的資料提供當是中南部學子以為無奈之根抵。以果論因,或許台南、高雄等地所需設立的當為類國家圖書館類型的資源館,而非公共圖書館?況則公共圖書館的提供權責當在地方,以公共閱覽之需求或許當建議中央以實際經費挹助地方健全圖書及管理設備,並擴充館舍規模及分館數量,畢竟動輒設立如台灣圖書館及台中圖書館這類的公共圖書館於地方,恐反將資源浪費於硬體建設,倒果為因,非人民之福。

    回覆刪除
  2. 小毛您好:首先,非常感謝您的回應,我非常認同您所謂當下「國立」圖書館性質不同的說法,中南部的朋友的確需要的並非國家層級公共圖書館類型的機構,而是一個您所謂「類國家圖書館類型的資源館」,以解決中南部學人研究資源失衡的問題。針對您提出的看法,我提出幾點回應。

    首先,國立臺灣圖書館與國立臺中圖書館雖長久以來一直被歸類為公共圖書館(當然也是跟其歷史有關,誇張者如國立臺灣圖書館,其社區民眾甚至希望該館可以開放空間使成為社區活動中心或里長辦公室,實在難以想像哪天會有一群人在圖書館裡面辦桌的情景),但絕非「直轄市圖書館之功能可取代」。國立臺灣圖書館與國立臺中圖書館皆發軔於日治時期的一級大館,其中,國立臺灣圖書館前身「臺灣總督府圖書館」更是日治時期臺灣除臺北帝大圖書館外唯一「官立」的圖書館,其重要性可見一斑。二戰結束時,日人山中樵館長積極請求返日日人將其藏書捐予該館典藏,因此該館留藏許多當時重要文獻資料,說實在的,其重要性並不輸給國家圖書館,也一樣是不許外借的,也致使這些圖書館成為臺灣學研究重點機關,且常為中央研究院等研究機構重要長期合作對象。那麼,跟國家圖書館的差別除了各自特藏有所差異,是否只在於有沒有「以公共資源提供借閱」這個地方?倘若今天國家圖書館也「以公共資源提供借閱」,那麼我們是否也可以說國家圖書館為「直轄市圖書館之功能可取代」?

    再者,我們會覺得國家圖書館非常重要,是因為所有出版品、學位論文都集中在國家圖書館(當然,還有珍貴的珍善本),而這些東西,對於大部分研究學人而言是重要的。倘若每一個大學圖書館或公共圖書館都可以拿到這些資料,那麼還會有人嚷嚷著南部也要設立一個國家圖書館嗎?這些館是不是叫作國家圖書館又有何差異?所以換句話說,重點就在於中南部民眾要利用國家圖書館所典藏的館藏資源是困難的。我非常贊成您的說法,徒增硬體設備著實並非平衡南北學術資源的當務之急,反倒是如何令「類國家圖書館類型的資源館」可以互通有無,這才是重點!多年來國家挹助經費進行各館館藏數位化,縱使數位化的優點在於可跨時空提供服務,然現階段許多數位化館藏卻只能到該館才能使用,徒便利該館管理,卻未造福百姓(據聞許多是因授權及智慧財產權的問題,當然,也有有些是因為防百姓如防小偷)。要解決這樣的問題,不是重新授權全國使用,就是需要組織再造(重新定義「國立」圖書館=國家圖書館),這些都需要時間,並非一蹴可幾,但是,假如在中南部蓋一間「分館」,那麼資料的分享是否就變得容易一點?

    的確,現階段國立臺灣圖書館與國立臺中圖書館都還無法做到與國家圖書館資源分享的地步,雖稱之為「國立」,對外也宣稱自己與國家圖書館地位相當,但在圖書館分類上卻是被大部分人認定為「公共圖書館」,我個人是覺得有點可惜,不過問題過於複雜,制度、人事、社會期待…等等,都不是三兩句就可以讓該館說變就變的。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