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

使用書籍封面之著作權問題

前些日子聽聞日本友人有意引用臺大圖書館所藏某本日治時期書籍封面以為介紹之用,於是致電圖書館特藏組詢問,得到的回應滿有趣的:「作者還沒死超過五十年,所以不能給予使用」,這回應簡單說,就是假如你要使用這本書的封面的話,不是等作者死超過五十年,不然就是取得作者授權!這本書是日治時期的書,作者都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了,又怎麼取得授權或拿到他的死亡證明給圖書館看?況且,都找到作者了,那就直接跟他借書了,哪還需要上圖書館呀?這件事情著實讓我有點傻眼,難道博客來網路書店上面用的書籍封面全都有取得作者授權?難道白鹿洞有乖乖的去日本拿到漫畫封面授權?難道百視達複製光碟封面到網路上也都有取得授權?這件事情激起我對使用書籍封面的著作權相關規定產生興趣,當然,也是因為有點反感臺大圖書館特藏組斷然拒絕使用者使用,因而想提出反駁,所以查了一些相關的案例,以檢視這件事情的合理性。
首先,針對臺大圖書館特藏組所稱「作者還沒死超過五十年」這件事情,《著作權法》第三十條的確規定「著作財產權,除本法另有規定外,存續於著作人之生存期間及其死亡後五十年」,然而,第六十五條稱「著作之合理使用,不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害」,也就是說,倘若是合理使用,那麼著作人是否死亡超過五十年也並非夠成違法與否的要素。
那麼使用封面以為介紹到底算不算是「合理使用」範圍?2004年KURO被許多唱片公司提告其將CD封面重製於網路上傳播,嚴重侵犯唱片公司權利,然據KURO的說法,重製CD封面的目的在於使購買CD者能夠清楚辨識商品,並非單純重製,整案由臺北地方法院智慧財產權專庭認定KURO此舉屬「合理使用」範圍,經上訴後仍獲臺灣高等法院支持,判定KURO重製CD封面並未違法(整個案件章忠信老師網站上有詳細說明)。(註1)
KURO的案例,縱然我們不去思考法規邏輯,也可以清楚瞭解並非所有重製行為都是違法的,其癥結點在於重製的「目的」,縱然製作商品目錄乃以營利為訴求,然就重製的行為僅為「辨識」之用,即構成合理使用之要素。那麼,到底使用者使用書籍封面是否構成合理使用範圍?章忠信老師曾提過類似的案例,探討拍攝圖書館特藏書籍封面以集合製作專冊是否構成侵權,其指稱依據《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只要不將封面作為美術、平面設計等用途,其所製作專冊即使出版亦可主張合理使用,圖書館亦不會有侵權之顧慮。(註2)
因此,據上述觀點,日本友人引用臺大圖書館所藏書籍封面並不需要經過作者同意,也不需要拿到作者的死亡證明即可使用,更何況使用於論文之中,只要出處引用清楚,皆可主張合理使用(並非寫清楚引用出處就是合理使用,而是論文引用算是「研究目的之必要」)。所以,整個事件癥結點就在於臺大圖書館特藏組(or 館員 or 工讀生)願不願意從特藏中將封面複製予日本友人使用,斷然拒絕的態度又何曾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幫讀者想辦法?以阮甘納桑所提圖書館五律而論,臺大圖書館特藏組根本就是背道而馳!
註1:章忠信,「網路上轉賣正版CD使用封面不構成侵害著作權」,檢於:2011/04/17,
http://www.copyrightnote.org/crnote/bbs.php?board=6&act=read&id=41
註2:章忠信,「紀念文集拍攝典藏之文物封面是否侵害著作權?」,檢於:2011/04/17,
http://www.copyrightnote.org/crnote/bbs.php?board=3&act=read&id=1306

4 則留言 :

  1. 工讀生不一定是僑生吧?? 像特藏這麼專門的館藏區應該找圖資唸過參考的工讀生....

    回覆刪除
  2. 嗯嗯,工讀生不一定是僑生啦,只是我剛好遇到而已,但真的是氣到了。

    回覆刪除
  3. 哈 目前我們這邊的史料封面、目錄都是直接列為不需授權!~
    封面的翻拍使用太平常了,報章雜誌的使用也不少~

    回覆刪除
  4. 嗯嗯,我想也是,因為我實在太意外竟然會有圖書館斷然拒絕別人使用封面與目次!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