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博士班名片製作

 
考上博士班後,為了方便交流,想說應該備有一張專屬的名片,所以搶在前往南京之前重新設計了新的名片。這次的名片設計以簡單為主,尺寸採較常用的90mm x 54mm比例,內容除學校系所名稱外,還放上了手機號碼、email及部落格網址。此外,為了突顯所學「檔案」,所以用了第一任校長蔣中正所書寫校訓「親愛精誠」置於古舊黃底上以作為名片主體(也是覺得「親愛精誠」四個字可以代表求學的態度與方法),政治大學書法作為底紋,整體採局部上光增加質感,與碩士時所製作「可愛風」名片截然不同,希望拿到的人會覺得精緻而將名片留下。

2011年8月7日 星期日

什麼是「善本」書?

可能是因為對書籍的聚集行為感興趣,手上所有相關的書籍是越來越多,也頗意外近幾年來市場上論藏書、論書籍裝幀、評論書籍內容、介紹書肆等的「文本」可真是越來越多,令人眼花撩亂。在興趣的驅使下,浸淫在這看似小眾、實為蓬勃的領域之中,偶聞書中、網路上或朋友話語中提著「珍本」、「善本」等辭彙,發現這詞彙似乎已成為「古書」、「古本」的代名詞,回想起以前課堂上老師們曾經講過的(說實在,也有點模糊了),並非所有我們覺得「年紀大」的書籍皆能夠稱得上「珍本」或「善本」的,它可是有其辨別依據的,只是這個依據似乎並非所有人都清楚。

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歷史的金庫:土地銀行行史室


2011年7月20日,因學會暑期班帶團參訪,因而有緣參觀土地銀行行史室。土地銀行行史室所在地點乃位處昔日臺灣土地銀行所使用日治時期勸業銀行臺北舊廈金庫之中,勸業銀行臺北舊廈乃建立於昭和8年(1933年),根據行史室內展板所示,明治44年(1911年)日本人將臺北城牆全面拆除,闢為三線道路,從建城到拆城,歷時僅28年,清代所建的天后宮、文廟、武廟、書院、學堂、考棚及衙門廳舍皆遭到拆除的命運,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辦公廳舍、公園、博物館、圖書館、醫院、學校、郵便電信局、銀行商社、飯店旅館、市街道路等建設,勸業銀行臺北舊廈即在這樣的過程中所建立。勸業銀行臺北舊廈特別的地方在於其建築風格並非希臘、羅馬風格,而是典型的折衷主義建築(並不刻意模仿任何建築形式,沒有固定方法,僅針對比例平衡及美感),由銀行的建築課所設計,這在1930年代流行於臺灣的建築風格截然不同,不僅臺灣少見,日本亦多難見!此外,其大跨距的建築方式也是臺灣罕見。
1989年,內政部指定勸業銀行臺北舊廈成為三級古蹟(現為為縣(市)定古蹟),2007年開始進行大規模整修,在此之前,建築物於戰後由臺灣土地銀行接收為總行使用,直至土銀轉至新大樓停止使用後,這醒目、獨具特色的建築曾有過長期封閉、被視為治安死角的過去,也因此一度遭建議拆除改建,會有今天的規模重見世人,著實為許多有心人奔走與努力的結果。整修後的勸業銀行臺北舊廈乃改由國立臺灣博物館使用,然產權仍歸土地銀行所有,並定名為「臺博館土銀展示館」,於2010年2月21日開館。

2011年8月2日 星期二

我的吉祥火車票:志學永樂

 
今年正式進入博士班的階段,花了兩年的時間往返於臺大與政大之間,過程著實令人感到疲憊。為了鼓勵自己面對未來長遠的路,在這次解決臺鐵「幸福100」臺東、北迴線的路上,搶在8月1日學期開始的前一天,順道買了張「志學」到「永樂」的車票,取其「立志學習,永遠快樂」的涵義(說到立志學習,孔子曾說「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對於退伍後才有心讀書的我來說,則應改成「二十有五而志於學」,這相差的五年時間,飄盪在各大小單位與計畫之間,回想起來,自己會讀博士班還真是有趣的事)。花蓮志學火車站位於東華大學旁,所以在這個站下車的多半是東華的學生;車站不大,我過去的時候站務員只有一人,所以要買車票還要等站務員剪完票才能購買。會來到志學買「志學→永樂」車票而非「永樂→志學」,其實有幾個原因,一來,當然是因為志學車站的車次比較多,所以不用卡在這個車站太久,二來則是因為覺得「志學永樂」比較像是自己立志的感覺,「永樂志學」則比較有期許、鼓勵他人的感覺,所以就決定跑去志學買車票,只是,這條路是「逆行」,看來「志學」要「永樂」不是條好走的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