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臺灣的圖書館藏書票

臺灣藏書票的流行與使用乃起始於日治時期,其原本目的在於宣示書籍的所有權,作用如同中國長久以來所流行的藏書印,然隨著文人雅士的風雅附庸,藏書票儼然成為書籍擁有者展示自我風格與收藏特色的舞台。圖書館作為收藏圖書的場所,藏書票的使用自然不在話下,雖然在臺灣並不常見,但亦有之,偶會在書庫中發現其存在,每遇到極具特色者,總令人感到興奮與雀躍。以下介紹幾張我目前所發現的藏書票,供大家參考參考。

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龍應台將檔案遺書歸還的矛盾:檔案管理局在哪裡?

關於檔案中存有白色恐怖時期受害者遺書一事,遺書歸還與否一直是檔案界、法政界及人權團體爭相討論的議題。就檔案界而言,約莫可區分為兩種看法,一種看法認為存留於檔案中的「私文書」已成為檔案的一部份,是事件脈絡的一環,倘若歸還將造成全宗的打散,因此主張保留,若當事人或其家屬有需要,則可申請調閱或複製;另一種看法則認為此批私文書乃屬私人所有,政府無權收歸公有,因此主張應歸還當事人或其家屬,倘若政府為維持資料的完整,得與當事人或其家屬協商捐贈或複製該資料。兩種主張都有人提,檔案管理局最後採取了後者(或稱上級長官、輿論傾向於後者),並於100年7月14日制定了「國家檔案內含政治受難者私人文書申請返還作業要點」,7月15日即主導了首次反還個案,由馬英九總統向受難家屬歸還遺書(註1)。有趣的是,這樣大動作的法規制定與歸還行為讓全世界都知道檔案中私文書的反還乃檔案管理局之權責,但近來卻意外從新聞中得知文化部長龍應台逕自將受難者江炳興遺書送歸家屬,沒見到檔案管理局及研考會的影子,令人匪夷所思!
姑且不論各界對於此批存留於檔案中「私文書」的處理看法(我並不反對將遺書歸還給家屬,但此並非本文重點),我所好奇的是,文化部長龍應台將遺書歸還的這件事情上,檔案管理局在哪裡?研考會在哪裡?關文化部什麼事?有誰可以出來解釋一下?

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

令人驚豔的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桌布

在擬定「令人驚豔的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桌布」這個標題的時候,真的很擔心有些人會疑惑圖書館怎麼會需要使用「桌布」,難道圖書館的桌子所使用的桌布也有所不同?事實上,會提出這個疑問的,不是對電腦環境不甚熟悉的人們,要不就是國外對臺灣電腦術語不熟的人。這裡所稱之「桌布」,乃電腦螢幕上所呈現的底圖,英文稱之為「wallpaper」,或為動態、或為靜態,供電腦使用者將自己的電腦底圖設定成自己喜歡的樣態。
對於許多需要提供電腦給民眾使用的單位(如圖書館、檔案館等)而言,到底電腦螢幕的桌面要設定成什麼較合適?這個問題或許困惱著一些求好心切的單位人員,當然,也有些單位乾脆就不使用底圖,或使用電腦預設的圖片作為桌面,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說實在的,電腦桌面若使用得宜,其實也可以間接為單位或單位藏品、單位特色等進行推廣與行銷,而且因為許多單位的服務對象電腦使用需求極高,其成效更是驚人。

2012年9月13日 星期四

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102學年度碩士班甄試

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以下簡稱政大圖檔所)碩士班要開始甄試招生了,有興趣的人請加緊腳步報名。政大圖檔所隸屬於政大文學院,成立於民國85年,成立之初分為三個領域:圖書資訊學、檔案學與博物館學,後因博物館學教師在各單位擔任要職(故宮博物院周功鑫院長、馮明珠副院長皆曾於該所任課)而轉以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為該所核心,並自民國92年易名為「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
政大圖檔所成立的宗旨在培育理論與實務並重之圖書資訊學與檔案學之高級專業人才,相較於其他圖書資訊學相關系所,政大圖檔所更為我國唯一具備檔案學教育之系所,因此對於資訊、資料、史料、知識、物件的整理與應用,政大圖檔所更較其他系所來的全面,適合圖資系、歷史系、教育系、社會系、文獻系、資管系、資工系等相關系所畢業生報考。相關報名資訊如下:

2012年9月9日 星期日

2012誠品書店舊書拍賣會

誠品書店今年大規模的將其「舊書」進行拍賣,廣告打得很兇,當然在大專院校開學前夕也因此吸引了驚人數量的民眾前往。抱著對於臺灣書籍市場的好奇及也想來這裡看看是否可以撿到些什麼好康,在其開幕的第一天就驅車前往,一探究竟。這次的活動乃自2012年9月7日至14日,地點在誠品信義店6樓展演廳,睽違上一次2008年的拍賣會已有4年,許多人磨刀霍霍、拖著行李箱,準備來大開殺戒一番。

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國立臺灣大學保釣運動紀錄-王曉波《告全國同胞書》

最近釣魚臺的議題沸沸揚揚,手邊剛好有一份民國60年6月國立臺灣大學學生保釣示威遊行(後稱「六一七示威遊行」)中散發的《告全國同胞書》。民國59年,美國將釣魚臺列嶼「歸還」日本,激起了兩岸民眾的不滿,國立臺灣大學學生的言論與行動在當時較為引人注目(其後在臺灣甚有以臺大為保釣核心的趨勢),當時臺大哲學所研究生王曉波為「六一七示威遊行」起草此篇《告全國同胞書》,其時馬英九就讀法律系,適逢此經典學運,還是個青春洋溢的大學生,40年過去了,這篇《告全國同胞書》的內容我想當年也是保釣運動核心的馬總統應該不敢再提了吧!

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私人收藏家的典藏政策

每個典藏單位都有屬於它自己的典藏政策(collection policy),在圖書館或稱之為「館藏發展政策」(collection development policy),這樣的政策可以作為典藏單位執行業務時之依據,講得簡單一點,就是協助典藏單位說明自身定位及判斷哪些東西該收、哪些東西該淘汰的相關原則,從而確保館藏的質與量能符合單位成立之宗旨。

2012年9月3日 星期一

工作量驚人的臺北市立圖書館

我想,很多人都會以為「圖書館借還書的工作哪有什麼辛苦?」、「看著這些館員每天好像閒閒沒事在那邊吹冷氣、借還書,真的是超爽的工作!要是可以的話,我也想要在這樣的工作環境工作」。說實在的,在臺灣要進去公共圖書館工作大多需要公務人員的資格(當然,有少部分是非公務人員,但僅是少部分),還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想)大概很多人會想既然進不去這個爽缺,那乾脆釘死這些每天拿納稅人的錢納涼吹冷氣的圖書館館員好了,不論是讀者還是市政府、市議會,多不願意站在這些館員的立場去思考,於是乎,造就了臺北市立圖書館有著「全國圖書館館員培訓中心」的別稱!

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關於今年高考三級檔案管理類科

今年高考在上星期悄悄的落幕,檔案管理類科今年僅「檔案管理局」開了1個缺額,報考人數也反映缺額僅49人報考,縱然報考人數少,到考人數與往常相比也差不多是一半一半,以北區為例,應到30人、未到12人,猜想今年錄取率應該會是30取1吧!相信對於有認真準備的人,應該或多或少對於此相較其他類科都來的高的錄取率都會顯得有點興奮與刺激吧(畢竟只錄取1人,假如增額,錄取率將更加提升,相信屆時會有更多人會捶胸頓足沒有好好準備吧)。
姑且不論開缺額的單位是那些單位、檔案管理的缺額都跑到哪裡去等等問題,這次著眼於我實在不太想討論的考科內容與出題方向進行討論,因為相信很多出題者是我們都認識的長輩,批評多了又有點不大好意思(況且自己也沒啥資格能夠說三道四),但不講又覺得出題方向真的越來越奇怪,所以還是講講我的觀察好了。

2012年7月3日 星期二

《THE BIG ISSUE》第27期 - 圖。書。館

前些日子透過學妹分享得知《THE BIG ISSUE》第27期的主題很有趣,「圖。書。館 - 書籍。圖書館員。被吸掉的聲音。以及古老的夢」。二話不說,馬上想辦法把這本雜誌弄到手,但不查還好,查了販售方式後讓我非常訝異,《THE BIG ISSUE》的通路非常特別,乃透過遊民、街友等「Homeless」這類社會弱勢族群在定點販售,售後所得,部分歸販售者所有,其理念非常有趣,「幫助那些,幫助他們自己的人」(這豈不與「天助自助者」的概念非常相近?)。
為了買到這期《THE BIG ISSUE》,我抄了好幾個網站上所標示的販售地點,馬上驅車前往,市政府捷運站、國父紀念館站、忠孝敦化站、忠孝復興站,一路找過來都找不到這些販售者,仔細一看,原來有些地方星期天是不營業的,最後是在星期天有販售的忠孝復興站找到販售者的。說到這位販售者一臉鬍子,實在不像是個賣書的人(實在對不起,因為我對於賣書者的模樣有先入為主的映像),跟他買書有種莫名的違和感,但人很好,很細心,要不是早先有上網路得知販售者的背景,實在難以想像眼下的這個人有我所需要的書籍。

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

光復初期國立臺灣大學教職員生佩用証章(證章)

 
圖:羅宗洛校長時期所使用之証章,正面中央為臺北帝國大學校徽,背面為編號與「生」字,代表為學生所使用,若為教職員所使用,背面則為「員」字(教職員所使用者,可參考臺大校史館所典藏)。
突然發現自己証章/證章收集到一定數量,遂整理寫下這篇文章。
光復初期,不同文化交會所引起的社會不安氛圍,致使由中國大陸來臺的國民政府亟思應變之道,這些為處理當下社會變動所施行的方法中,有許多乃承襲中國大陸的作法,作為人員身份辨識之用的「証章」即為其一。所謂証章,根據國語辭典上所定義,乃「學校、機關、團體發給本單位人員證明身分的標誌,多佩帶在胸前」。光復初期,臺灣為解決「政治上的問題」(此為含蓄的說法),不論政府或私人團體皆興起配帶証章以區別身份的風潮(甚而有人私製証章佩戴以掩飾不法行為),而教育人員及學生等所使用之証章多為三角形狀,由學校統一製作,許多學校之後也將此証章直接作為學校校徽(可發現許多老學校的校徽都是三角形的)。
國立臺灣大學亦在光復初期羅宗洛校長時期(1946年08月-1948年06月)使用臺北帝國大學校徽製作証章,此時期証章之佩用,學生部分乃開學時發放「學生身份證」(即學生證)時一併發放,而教職員部分則為任用時發放,然而此証章施行並不久,直到傅斯年校長上任後依據陸志鴻校長於1946年12月擬定之「國立臺灣大學教職員生証章佩用須知」,重新製作使用。

2012年6月9日 星期六

中國時報:《個資法》實施 警總又來了

前幾天薛老師去國史館開會,開會重點在於《個人資料保護法》施行後對於檔案、史料應用的衝擊,下午上課就在課堂上跟我們討論這個問題。說到《個人資料保護法》,此法之前身乃民國84年所公布之《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爾後於民國99年修正公布,此法因牽涉層面過廣,公布卻未施行,但實在是拖太久了,所以開始受到質疑,也因此最近一再被拿出來討論。
姑且不論其他領域的看法,就研究者應用而言,該法第三條第一款稱「個人資料」為「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統一編號、特徵、指紋、婚姻、家庭、教育、職業、健康、病歷、財務情況、社會活動及其他足資識別該個人之資料」,而又於第四條稱當事人就其個人資料可要求查詢及請求閱覽、請求製給複製本、請求補充或更正、請求停止電腦處理及利用、請求刪除等權利,也就是說,做地方志、年譜、書志、傳記,甚而會議論文、書籍介紹、資料庫...等,只要當事者不同意,你連他的姓名都不能使用,這問題真的很麻煩,以政大前陣子才發表的「中華民國政府官職資料庫」為例,縱然資料來源是政府公報這類公開的資料,但在《個人資料保護法》的影響下,只要有人來抗議,仍然只得將其相關資料下架,如此一來,資料庫的完整性與可信度將大打折扣,徒浪費建置資料庫之成本,影響之鉅令人難以想像。

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消失的臺大國語文教科書《大學國文選》

 
圖:國立臺灣大學教務處出版組《大學國文選》封面與目次頁
此次有緣得以拜見國立臺灣大學教務處出版組於1947年至1948年期間所選編之《大學國文選》,全冊224頁,共22位作者、30篇文章,後因其所收錄之文章多為「附匪」作者之作品而被查禁銷毀,這本臺大國語文教科書之濫觴也因此從這世上消聲匿跡。許多人或許注意到臺大所使用的國文教材乃中文系所編訂,然事實上,在光復初年,臺大教務處下之出版組曾經擔任編纂國文教材之使命,只是這個時期非常的短,僅編訂了兩本書就將此任務轉移給中文系,所以我們所見的國文教材幾乎都是中文系所編訂的,對於這出版組所選編的國文教材則前所未聞。

2012年5月17日 星期四

國立政治大學「中華民國政府官職資料庫」

圖:「中華民國政府官職資料庫」檢索結果的時間軸元件
說到政府公報,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所定義,乃指「政府機關專為刊登法令法規或其他事項所發行的定期刊物」,其目的在使政府法令、方針、政策、宣言、聲明、人事任免等各類政府資訊內容得以宣傳,對於資料利用而言,因其特性與產生單位之權威性,政府公報故又可稱視之為「權威資料」之屬,為學術研究重要之參考文獻。此次政大圖書館社資中心所建置維護之「中華民國政府官職資料庫」(原名:政府人事異動資料庫),乃藉由資料探勘技術(並輔以人力),將我國自民國肇建至今等七類政府公報之人事任免相關資訊擷取出來,包括「臨時公報」、「臨時政府公報」、「政府公報」、「軍政府公報」、「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公報」、「國民政府公報」及「總統府公報」等,其中又以「總統府公報」自民國37年迄今為大宗,是一種類似職員錄類型的資料庫,以顯示我國政府人事之異動。

2012年5月15日 星期二

[讀書] Starting policy: defining records

Form: Cox, R. (2001) Chapter 1: Starting policy: defining records. In: Managing records as evidence and information. Westport, Connecticut: Quorum Books, pp.1-42.
許多人對於將某些東西「文書化/記錄化」是具有認知(sense)。這樣的行為並不具有任何秘訣,其目標在使其成為可靠且可辨識的形式。信件、備忘錄、收據(receipt)及帳單等即為我們個人及生活中所會面對的各種類型的文書,這是我們幾百年下來組織化(organizational)、社會化(societal activity)及改革的結果。我們藉由經年累月地個人經驗(experience)、習慣(convention)、常識(common sense)、教育(education)與訓練(training)反射性的處理這些文書。即使是新式的電子文件,也大多模仿傳統形式以電腦螢幕呈現。
假如辨識文書是非常容易且平淡無奇的一件事情,我們又何苦需要花時間在它的定義上呢?藉由技術人員,我們可以預言文書何時會失去其價值,無紙化辦公室及其後相關軟體都承諾會管理大量資料,兩者皆促使我們正視解析文書的構成,這有點像是我們在討論紙本書的未來那樣。

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民國三十九年國立臺灣大學附設醫學專門部畢業紀念

 
級別:★★☆☆☆
尺寸:L 111 mm;W 161 mm
年代:1950
此照片乃民國39年國立臺灣大學附設醫學專門部為紀念畢業所製作,照片內容乃以人類頭骨為主體,背景黑,頭骨上印「GRADUATION」,下印「民國三十九年/國立台灣大學附設醫學專門部畢業紀念」。此照片背面有貼黏的痕跡,原貼黏者為黑色模造紙,猜想應是張貼於相簿之中,至於此相簿為畢業紀念冊或私人相簿,不得而知。
察國立臺灣大學(光復後)所印行畢業紀念冊「全校本」最早應為民國40年版本,在此之前之紀念冊乃各系所自行製作,因此,民國39年工學院及醫學院各自印製之「畢業同學紀念刊」,堪稱學校光復後最早之畢業紀念冊,爾至民國40年方由學校統一製作。
手上剛好有一本民國39年工學院所印製之「畢業同學紀念刊」,工學院版本並無實體照片張貼於冊內,因未曾見過醫學院所印行之版本,故不知此照片是否為紀念冊上所有,還待求證。

2012年4月7日 星期六

[讀書] 法國大革命後所發展的檔案觀念

From: Posner, E. (1984) Some aspects of archival development since the French revolution. In: Daniels, M. F. & Walch, T. (eds.) A modern archives reader: basic readings on archival theory and practice. Washington, .D.C.:NARS, pp.3-14.

在一個歐洲檔案學校課程結束之後,幾位教師與學校成員在一次不太大的餐會上聚會,學校成員準備了一些幽默的餘興節目。其中一個餘興節目呈現了Assyrian州檔案館高階檔案管理人員與愛打聽的新聞記者之間的面談。一擔子的磚塊狀物(a load of bricks)被運了進來,扮演檔案管理人員的人開始解釋檔案館為何必須根據來源原則與其他原則進行儲存與編排。這節目正諷刺檔案館管理這門課程,而這樣的作法徹底地存在於東方(這裡應是指稱歐洲大陸)及其他典型的檔案館中。作者並不需要為了找尋現代檔案發展的蹤跡而特別去記著這件事情,現代檔案館的發展並不需要討論自古述(Assyria)與(Nineveh)時期的檔案事業發展。假如我們真的想要了解現代檔案事業的發展,我們應該回到數百年前去了解法國大革命對於現代檔案館事業的發展與影響。

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讀書] 古代檔案(檔案館)與文書保存觀念的發展與研究

From: Brosius, M. (2003) “Ancient archives and concepts of record-keeping: an introduction.” In: Brosius, M. (ed.) ancient archives and archival tradition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1-16.
最早的文書典藏乃來自於近東。系統性地針對檔案文書進行保存乃發展於比埃及早好幾百年的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的美錫尼文明(Mycenaean)及波斯帝國(Persian empire),介於希臘文化(hellenistic)與Seleucid文化之間。然而,在希臘大陸,文書典藏有著完全不同的發展。羅馬行政體系乃受到近東與希臘的影響。雖然現存檔案資料反映了古代社會,現代學者對於關於這些檔案資料的目的、功能與管理的瞭解意外的淺顯。這些無法解答的問題數量遠超過那些可以證明的事實。

臺北帝國大學→臺北大學→臺灣大學

圖:代理校長羅宗洛所發〈國立臺北大學臨時委任狀〉(已利用軟體刪去當事人名)
前些日子有緣收到1945年12月國立臺灣大學第一任校長羅宗洛先生所發的〈國立臺北大學臨時委任狀〉一紙,乃利用日治臺北帝國大學之頁箋,黑色油印文字以為暫定之公文。此文右側印著「國立臺北大學臨時委任狀」,下撰「總字第七八號」,左側下方則印黃色文字「臺北帝國大學」,文中署名臨時校長羅宗洛,發文於1945年12月1日。

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101年高普考圖書及檔案類科名額及所屬機關

一眨眼又到了報考高普考的時候了,今年名額較去年少了很多,高考圖書資訊管理類科僅5名、檔案管理有1名,普考則圖書資訊類科有7名、檔案管理意外地一名都沒有(因之前看BBS上的傳聞檔案普考會有2名缺額)。
在用人機關部分,高考圖書資訊管理類科開在國立臺灣大學(1名)、桃園縣政府文化局(1名)、臺北市立圖書館(2名)、國立臺北商業技術學院(1名),檔案管理類科開在檔案管理局(1名);普考圖書資訊管理類科開在國立彰化師範大學(1名)、臺北市立圖書館(3名)、臺中市烏日區圖書館(1名)、國立岡山高級中學(1名)、中央銀行(1名)。
這次缺額在檔案管理部分倒是沒什麼令人意外的機關開缺,反倒是圖書資訊管理有幾間少見的單位開缺出來(猜想應是原負責人員退休吧,不然這些單位流動率都非常地低),這次缺額數量想必打擊了許多去年沒考上的考生吧!總之,大家加油吧!

2012年3月10日 星期六

科學插畫展「追求真實的筆尖」

最近常跑去臺大圖書館,發現一樓空間幾乎給展覽所佔據,包括臺大杜鵑花節系列活動「科學插畫展─追求真實的筆尖」及與東京大學總合研究博物館聯合策劃的「形與力─型態的多樣性」等幾個展覽。想說既然來都來了,當然要好好地看看這些在圖書館展示的東西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來頭。仔細地看完兩個展覽,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格雷琴‧凱‧哈伯特(Gretchen Kai Halpert)的科學插畫展 ─「追求真實的筆尖」。
什麼是科學插畫?基本上就是輔助科學研究、教學、辨識等等為目的的插畫,根據展版上所稱,「科學插畫可以就著一件或一件以上的不完整樣本,重現它原本完好的樣貌。一件作品不管任務為何,主題必得正確描述,不論比例、顏色、解剖結構、鑒別特徵和背景,均須精準呈現」,「不像照片一樣記錄下所有細節,科學插畫能選擇性地描述主題,對於識別分類特徵和描述手術技術的教學目的,助益良多」,「美觀很重要,然而精確才是至高無上的準則」。

2012年2月23日 星期四

我國檔案管理出現漏洞?

據報載(註1),宜蘭縣史館三年多前為增加庫房空間,而將陳定南縣長任內三十三萬餘件縣府檔案以「有無陳定南簽名」作為檔案保存依據進行篩選銷毀,目前僅餘四千多件留存庫房。該批檔案乃於民國八十一年至八十八年間檔案管理局尚未成立以前所移撥,根據前館長聶孝唐所稱,此批公文為縣府檔案科要銷毀的公文,解除列管後送縣史館篩選有無價值的史料。
根據我國檔案管理作業流程,檔案於業務過程中產生,依據其內容特性,由檔案產生人員給予適當之保存期限,屆臨保存期限之檔案列冊匯送予檔案管理局進行價值之鑑定,經確定無保存價值之檔案則可銷毀或轉由文史機關篩選留存。宜蘭縣史館所銷毀之檔案,在此作業流程下有幾點待議之處。首先,銷毀之檔案乃於檔案管理局成立之前所移撥,其時並無相關價值鑑定之機制,因此前館長聶孝唐縱然稱該批檔案為「宜蘭縣府檔案科要銷毀的公文」,亦須經過鑑定程序方能確定是否有無保存價值,且其認定歷史系畢業即具備檔案鑑定之專業,故任由承辦人葉明琦一人以「有無陳定南簽名」作為價值鑑定依據,荒唐至極!

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臺北國際書展CCC作家簽名會

 
今年去逛國際書展,意外發現CCC於書展上開售最新的第9期,加上自己錯過的第8期,一次補足兩期。CCC每一期都有擬定一個主題,第8期是「節慶、慶典」,第9期是「百業職人」,書籍封面自第5期委由蓋亞文化出版之後就變得些許不同。此次書展前往二館蓋亞攤位購書時意外發現蓋亞竟然有舉辦CCC作家的簽名會,時間很特別,是2月3日星期五晚上8點30分到10點整(很意外書展會開到這麼晚),要簽名要領號碼牌,而號碼牌則是必須購買簽名板才可以拿(感覺又被賺了一筆),想說既然自己也追CCC這麼久了,當然要看看作家們長什麼樣子,所以也買了一個簽名板跟著大家夥於星期五晚上一起排隊等簽名。

2012年2月5日 星期日

關於聯邦銀行「讀冊館」形象廣告

最近在電視上常會看到一則廣告,由聯邦銀行所製作,其內容在敘說雲林元長鄉五塊村在地居民阿明伯為當地創設「讀冊館」的故事,以凸顯「相信幸福,勇於承擔」的廣告主軸。當然,引起我注意的原因很簡單,就在於「讀冊館」這三個字,依據旁白內容,可以很清楚知道這所謂的「讀冊館」就是「圖書館」的意思(因為有些時候讀冊館指的是學校、私塾等求學的地方),而這故事其實早是一年多前的新聞了,只是很難得可以看到拿建置圖書館作為形象廣告的主題,所以拿出來討論討論。

YouTube:聯邦銀行「讀冊館」形象廣告

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高中圖書館三兩事

1997年,海山國中改制為完全中學,並招收高中部一年級新生八班,全校師生不含國中部不過300多人,我剛好就是這300多人的其中一個,也成為這間學校成立以來的第一屆畢業生。時光荏苒,一回首已經十幾個年頭,海山中學都改成了海山高中,這十幾年的過程裡面總思自己所學是否得以回饋母校,總於回校之際順道拜訪圖書館並撰寫心得以茲建議,當時海山畢業學生已有幾屆,讀相關科系之畢業生亦有個幾位,詢問之下大家也都熱意幫忙,殊不知,信寫了過去,抱持著滿腔熱血的校友們等到的回應竟是「圖書館謝絕校友入館」!這著實讓我搖頭質疑校方是如何看待及經營圖書館?是否僅是藉此減少上課時數、增加行政經歷,以成為日後跳板?也澆熄了大家期待回饋母校的熱情。

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關於檔案的文創價值與潛力

最新一期(55期)檔案樂活報的「檔案知識+」上看到好友冠傑的文章〈應用檔案的藝術特性-臺北世界設計大展的啟發〉,其自2011年10月於松山菸廠舉辦之「臺北世界設計大展」得到啟發,深覺檔案乃有其文創之價值與潛力,相關單位及人士應好好地挖掘與發想,以讓檔案能夠為更多領域、更多元所利用。冠傑並於文後提出三點啟發:(一)檔案的藝術特性是尚待開發的領域,我們可以嘗試把檔案事業當作廣義的文化創意產業的一環,可能就會激發出全然不同的想法;(二)透過與藝術家或設計師的跨界合作,可能展現意想不到的藝術特性;(三)利用商業力量,透過文化創意產業的手法創造產值。(註1)冠傑的三點啟發正巧與我及薛老師共同發表於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之〈檔案文創價值與潛力探悉 – 臺灣檔案數位加值現況〉所提結論相呼應,令人有種莫名的感概。(註2)

從日本311大地震看文化典藏單位在自然災害中所扮演的文化救援角色

最近跟薛老師共同撰寫的一篇文章被刊載出來,題目是〈從日本311大地震看文化典藏單位在自然災害中所扮演的文化救援角色〉,發表於國立師範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37卷2期上。該文之撰寫動機乃基於去年4、5月左右師大向薛老師邀稿,老師跟我提起這件事情,當時我正好震攝於日本驚人的災害應對能力(尤其大家有秩序地領取物資),而潛心觀察圖書館、檔案館及博物館在面對天災時的應對,所以向老師提起是否可以來作個介紹,並探討文化典藏單位在自然災害中所扮演的角色。薛老師聽了以後欣然同意,並建議以危機處理的觀點思考這個問題,其說明國外亦有檔案館在管理檔案時加入危機管理的思維,以避免任何突發狀況的發生。

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臺灣早期木刻版稿紙

 
最近在翻閱書籍的時候發現一個滿有趣的事情,就是臺灣早期文人作家所使用的稿紙中參雜著木刻雕版的稿紙型式,這類稿紙的特徵在於框格線粗細不一,強烈的手作痕跡,加上邊框華麗綴飾,且框線色彩五花八門,極容易辨識。臺灣早期文人作家們自己開版印製稿紙或以節省成本開銷、或以便利稿紙取得、或為文人雅士的浪漫情懷,這倒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讓我感到驚奇的反倒是同一個印版卻為不同文人作家們所使用,推斷這類木刻雕版的稿紙在當時或為商業所出售、或為同好團體內部所流通。這次剛好在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後改為國立臺灣圖書館)所出版《西川滿大展展覽手冊》中看到一塊木刻雕版稿紙的原木刻板,(註1)一時興起將手邊的書籍翻翻,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文人作家使用相同版型的稿紙,好巧不巧,也還真讓我找到幾個,以下列出來我找到的幾個使用與西川先生相似木刻版稿紙的作家,讓大家瞧瞧臺灣早期文人雅士在紙張上的用心與風雅。

2012年1月13日 星期五

新注音輸入法「下引號」輸入問題

最近大家作業系統或因硬體限制、或因隨機搭配、或因時尚潮流等原因,普遍使用/改用 windows vista 以上的版本(如 windows  7),面對這排山倒海的變遷,對於習慣使用 windows XP 的我來說,實在不得不低頭。將目前學校使用的電腦改安裝 windows 7,介面的不習慣倒也還好,用久也就沒事了,但每天都要使用的輸入法在改用作業系統後卻出現問題,著實讓我感到著急。
我所使用的輸入法為微軟所開發之「新注音輸入法」,這輸入法目前已至2010版本,隨著版本的更新,這類輸入法也越來越好用,其中,最讓我無法放棄使用微軟輸入法的原因,即在於其整合標點符號的輸入,使用者可利用快速鍵輕鬆輸入標點符號,當然,許多輸入法也都有這樣的功能,但我因為長久的使用,這些快速鍵早在我的手指頭上生了根,改不了了。
這次我遇到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長久以來我已經用習慣的「CTRL+SHIFT+0」可以輸入「下引號」的功能無法正常運作,在網路上爬了好久雖然可以發現有些人也有相關的問題,但卻找不到解決之道(難道大家最後就乾脆放棄新注音了嗎?),最後實在不死心,改去國外的網站上找,好不容易還真的讓我發現怎樣去解決這樣的問題,讓我使用起新注音比較不會有疙瘩。

2012年1月5日 星期四

臺灣大學中文系《書志學研究》課程介紹

說到對於書籍的瞭解,圖書館科系的學生照理而言應當之無愧,然而近年發現傳統目錄學、版本學課程逐漸為數位、資訊課程所取代,到底書是什麼(裝禎、結構、印刷...),對於圖書館相關科系的學生而言或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學期旁聽臺大中文系張寶三老師所開設的《書志學研究》(原本是要選修的,但礙於臺大規定跨校選修需兩系所彼此簽約,政大圖檔所僅與臺大圖資系有簽約,因此不能選修而僅能旁聽),這門課依據課程大綱上所述,乃探討「書志學」之相關問題,讓學生實習撰作書志,以體會其寫作要領。說到書志,或有人與「書誌」相混淆,日本人所謂「書誌」,乃指與書籍有關之一切研究,而「書志」則為中國傳統目錄中之一種體裁,淵源甚早,自西漢末年劉向、劉歆父子之《別錄》、《七略》已啟其端,至清朝張金吾《愛日精廬藏書志》乃正式創例立制,其後如清丁丙《善本書室藏書志》、清陸心源《皕宋樓藏書志》等續有發展,至現代更受重視,有別於日人所指稱之「書誌」。(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