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高中圖書館三兩事

1997年,海山國中改制為完全中學,並招收高中部一年級新生八班,全校師生不含國中部不過300多人,我剛好就是這300多人的其中一個,也成為這間學校成立以來的第一屆畢業生。時光荏苒,一回首已經十幾個年頭,海山中學都改成了海山高中,這十幾年的過程裡面總思自己所學是否得以回饋母校,總於回校之際順道拜訪圖書館並撰寫心得以茲建議,當時海山畢業學生已有幾屆,讀相關科系之畢業生亦有個幾位,詢問之下大家也都熱意幫忙,殊不知,信寫了過去,抱持著滿腔熱血的校友們等到的回應竟是「圖書館謝絕校友入館」!這著實讓我搖頭質疑校方是如何看待及經營圖書館?是否僅是藉此減少上課時數、增加行政經歷,以成為日後跳板?也澆熄了大家期待回饋母校的熱情。

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關於檔案的文創價值與潛力

最新一期(55期)檔案樂活報的「檔案知識+」上看到好友冠傑的文章〈應用檔案的藝術特性-臺北世界設計大展的啟發〉,其自2011年10月於松山菸廠舉辦之「臺北世界設計大展」得到啟發,深覺檔案乃有其文創之價值與潛力,相關單位及人士應好好地挖掘與發想,以讓檔案能夠為更多領域、更多元所利用。冠傑並於文後提出三點啟發:(一)檔案的藝術特性是尚待開發的領域,我們可以嘗試把檔案事業當作廣義的文化創意產業的一環,可能就會激發出全然不同的想法;(二)透過與藝術家或設計師的跨界合作,可能展現意想不到的藝術特性;(三)利用商業力量,透過文化創意產業的手法創造產值。(註1)冠傑的三點啟發正巧與我及薛老師共同發表於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之〈檔案文創價值與潛力探悉 – 臺灣檔案數位加值現況〉所提結論相呼應,令人有種莫名的感概。(註2)

從日本311大地震看文化典藏單位在自然災害中所扮演的文化救援角色

最近跟薛老師共同撰寫的一篇文章被刊載出來,題目是〈從日本311大地震看文化典藏單位在自然災害中所扮演的文化救援角色〉,發表於國立師範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37卷2期上。該文之撰寫動機乃基於去年4、5月左右師大向薛老師邀稿,老師跟我提起這件事情,當時我正好震攝於日本驚人的災害應對能力(尤其大家有秩序地領取物資),而潛心觀察圖書館、檔案館及博物館在面對天災時的應對,所以向老師提起是否可以來作個介紹,並探討文化典藏單位在自然災害中所扮演的角色。薛老師聽了以後欣然同意,並建議以危機處理的觀點思考這個問題,其說明國外亦有檔案館在管理檔案時加入危機管理的思維,以避免任何突發狀況的發生。

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臺灣早期木刻版稿紙

 
最近在翻閱書籍的時候發現一個滿有趣的事情,就是臺灣早期文人作家所使用的稿紙中參雜著木刻雕版的稿紙型式,這類稿紙的特徵在於框格線粗細不一,強烈的手作痕跡,加上邊框華麗綴飾,且框線色彩五花八門,極容易辨識。臺灣早期文人作家們自己開版印製稿紙或以節省成本開銷、或以便利稿紙取得、或為文人雅士的浪漫情懷,這倒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讓我感到驚奇的反倒是同一個印版卻為不同文人作家們所使用,推斷這類木刻雕版的稿紙在當時或為商業所出售、或為同好團體內部所流通。這次剛好在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後改為國立臺灣圖書館)所出版《西川滿大展展覽手冊》中看到一塊木刻雕版稿紙的原木刻板,(註1)一時興起將手邊的書籍翻翻,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文人作家使用相同版型的稿紙,好巧不巧,也還真讓我找到幾個,以下列出來我找到的幾個使用與西川先生相似木刻版稿紙的作家,讓大家瞧瞧臺灣早期文人雅士在紙張上的用心與風雅。

2012年1月13日 星期五

新注音輸入法「下引號」輸入問題

最近大家作業系統或因硬體限制、或因隨機搭配、或因時尚潮流等原因,普遍使用/改用 windows vista 以上的版本(如 windows  7),面對這排山倒海的變遷,對於習慣使用 windows XP 的我來說,實在不得不低頭。將目前學校使用的電腦改安裝 windows 7,介面的不習慣倒也還好,用久也就沒事了,但每天都要使用的輸入法在改用作業系統後卻出現問題,著實讓我感到著急。
我所使用的輸入法為微軟所開發之「新注音輸入法」,這輸入法目前已至2010版本,隨著版本的更新,這類輸入法也越來越好用,其中,最讓我無法放棄使用微軟輸入法的原因,即在於其整合標點符號的輸入,使用者可利用快速鍵輕鬆輸入標點符號,當然,許多輸入法也都有這樣的功能,但我因為長久的使用,這些快速鍵早在我的手指頭上生了根,改不了了。
這次我遇到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長久以來我已經用習慣的「CTRL+SHIFT+0」可以輸入「下引號」的功能無法正常運作,在網路上爬了好久雖然可以發現有些人也有相關的問題,但卻找不到解決之道(難道大家最後就乾脆放棄新注音了嗎?),最後實在不死心,改去國外的網站上找,好不容易還真的讓我發現怎樣去解決這樣的問題,讓我使用起新注音比較不會有疙瘩。

2012年1月5日 星期四

臺灣大學中文系《書志學研究》課程介紹

說到對於書籍的瞭解,圖書館科系的學生照理而言應當之無愧,然而近年發現傳統目錄學、版本學課程逐漸為數位、資訊課程所取代,到底書是什麼(裝禎、結構、印刷...),對於圖書館相關科系的學生而言或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學期旁聽臺大中文系張寶三老師所開設的《書志學研究》(原本是要選修的,但礙於臺大規定跨校選修需兩系所彼此簽約,政大圖檔所僅與臺大圖資系有簽約,因此不能選修而僅能旁聽),這門課依據課程大綱上所述,乃探討「書志學」之相關問題,讓學生實習撰作書志,以體會其寫作要領。說到書志,或有人與「書誌」相混淆,日本人所謂「書誌」,乃指與書籍有關之一切研究,而「書志」則為中國傳統目錄中之一種體裁,淵源甚早,自西漢末年劉向、劉歆父子之《別錄》、《七略》已啟其端,至清朝張金吾《愛日精廬藏書志》乃正式創例立制,其後如清丁丙《善本書室藏書志》、清陸心源《皕宋樓藏書志》等續有發展,至現代更受重視,有別於日人所指稱之「書誌」。(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