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臺灣早期木刻版稿紙

 
最近在翻閱書籍的時候發現一個滿有趣的事情,就是臺灣早期文人作家所使用的稿紙中參雜著木刻雕版的稿紙型式,這類稿紙的特徵在於框格線粗細不一,強烈的手作痕跡,加上邊框華麗綴飾,且框線色彩五花八門,極容易辨識。臺灣早期文人作家們自己開版印製稿紙或以節省成本開銷、或以便利稿紙取得、或為文人雅士的浪漫情懷,這倒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讓我感到驚奇的反倒是同一個印版卻為不同文人作家們所使用,推斷這類木刻雕版的稿紙在當時或為商業所出售、或為同好團體內部所流通。這次剛好在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後改為國立臺灣圖書館)所出版《西川滿大展展覽手冊》中看到一塊木刻雕版稿紙的原木刻板,(註1)一時興起將手邊的書籍翻翻,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文人作家使用相同版型的稿紙,好巧不巧,也還真讓我找到幾個,以下列出來我找到的幾個使用與西川先生相似木刻版稿紙的作家,讓大家瞧瞧臺灣早期文人雅士在紙張上的用心與風雅。
目前發現使用類似版型的文人作家有西川滿(1908-1999)、龍瑛宗(1911-1999)及楊雲萍(1906-2000)三位,仔細比對三者行格數、顏色、文字資訊、斷板處及框格線粗細,三者皆為每頁10行、每行20格,可惜圖說並未標示板框尺寸,所以無從比較尺寸。然就顏色及文字資訊,西川滿所使用稿紙印色為紅色,因圖片僅有半頁,該頁左下角並沒有刊載資訊;龍瑛宗所使用稿紙印色為咖啡色,左下角印有「文藝台灣社箋」;楊雲萍所使用稿紙印色為淡黃色,左下角印有「日孝山房箋」。

圖1:西川滿所使用的稿紙
資料來源: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西川滿大展」展覽手冊(新北市: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2011),42。

圖2:龍瑛宗所使用的稿紙,左下角印有「文藝台灣社箋」
資料來源:李瑞騰主編,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精選集,第1冊,文無盡藏(臺南市:國立臺灣文學館,2010),10。

圖3:楊雲萍所使用的稿紙,左下角印有「日孝山房箋」
資料來源:許雪姬主編,楊雲萍全集,第7冊,資料之部(一)(臺南市:國立臺灣文學館,2011),234-235。
縱然三者在顏色及資訊上有所不同,但比較斷板處及框格線粗細,發現西川滿與楊雲萍所使用稿紙斷板處與框格線粗細完全相同(左頁第二行第2及4格框線斷裂,倒數第二行第16及18格框線斷裂、外框左下角文字處框線斷裂),而龍瑛宗所使用稿紙則僅部分相同(左頁第二行第2及4格框線斷裂,倒數第二行第16及18格框線斷裂、外框左下角文字處框線並無斷裂),猜想龍瑛宗所使用稿紙應是與西川滿及楊雲萍所使用稿紙為相同刻板,然使用年代應較西川滿及楊雲萍所使用的「日孝山房箋」為早,至於西川滿及楊雲萍所使用的稿紙有可能是後來在削去「文藝台灣社箋」重新鑲嵌「日孝山房箋」文字時傷及板框,所以造成三者在外框左下角文字處框線有所差異,至於這個版是誰刻的,實在不得而知。
以上為個人判斷,實際情況為何待看到實物方能斷定。
註1: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西川滿大展」展覽手冊(新北市: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2011),40。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