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7日 星期六

[讀書] 法國大革命後所發展的檔案觀念

From: Posner, E. (1984) Some aspects of archival development since the French revolution. In: Daniels, M. F. & Walch, T. (eds.) A modern archives reader: basic readings on archival theory and practice. Washington, .D.C.:NARS, pp.3-14.

在一個歐洲檔案學校課程結束之後,幾位教師與學校成員在一次不太大的餐會上聚會,學校成員準備了一些幽默的餘興節目。其中一個餘興節目呈現了Assyrian州檔案館高階檔案管理人員與愛打聽的新聞記者之間的面談。一擔子的磚塊狀物(a load of bricks)被運了進來,扮演檔案管理人員的人開始解釋檔案館為何必須根據來源原則與其他原則進行儲存與編排。這節目正諷刺檔案館管理這門課程,而這樣的作法徹底地存在於東方(這裡應是指稱歐洲大陸)及其他典型的檔案館中。作者並不需要為了找尋現代檔案發展的蹤跡而特別去記著這件事情,現代檔案館的發展並不需要討論自古述(Assyria)與(Nineveh)時期的檔案事業發展。假如我們真的想要了解現代檔案事業的發展,我們應該回到數百年前去了解法國大革命對於現代檔案館事業的發展與影響。

無庸置疑,重建過去與現代檔案館之間的連結是有可能的。羅馬與東羅馬帝國就曾發現其具有某個針對收發登錄信件的制度,而這樣的制度後來被希臘與義大利教區及修道院所沿用。我們只記得羅馬教廷(Vatican)檔案館起源可回溯至西元第三或第四世紀,且其執行起來類似羅馬,而羅馬則是學習東歐其他國家。假如我們嘗試指出這些早期中世紀教會或是非宗教的檔案館特徵,我們發現這些檔案幾乎都是經濟(financial)或是法律(legal)方面的文書資料國王及其子們並沒有固定的處所來典藏及維護這些文件,因此將這些文件與金庫及珍貴的聖人遺物擺放、保存在安全的地方或是教堂的典藏處所,而這樣的地方因此成為第一個系統性保存文書的方式。這些早期文件的累積通常並未與chanceries(中世紀唯一或主要的行政機構)有所連結。逐漸地,保留信件副本的行為普遍起來,而這類副本通常整理成書本的型式,這即是所謂的「登記簿(register)」,而收發登錄的習慣在歐洲也就這樣慢慢的傳開。這樣的結果導致兩種不同的檔案館類型被發現:

1. 業務接收的原始文件維護於安全的處所,且被視為珍貴的財產。
the original documents, received in the course of a transaction, preserved in a safe place, and considered as a most precious possession;

2. 副本登記簿或類似物件由文件產生單位保存。
and the registers or similar types of copied outgoing materials kept by the agency that had issued the originals.

偶爾也會發現混合這兩種類型的檔案保存方式,當chancery認定所接收的文件有必要複製,以就近滿足其業務需求。中世紀結束,不同的因素(factors)致使官方檔案館逐漸鞏固且與之前發展有所差異。君主的官邸固定下來,其管理面向逐漸擴展,社會(尤其是義大利)開始建立簡單的檔案儲存處所,最後,這些逐漸累積、需被照顧與維護的文書被市民所使用。

法國大革命標示著檔案館管理新的里程碑。
the French Revolution marks the beginning of a new era in archives administration.

第一,建立全國公共檔案館行政結構
first of all, the framework of a nation-wide public archives administration was established.

第二,政府確認其對於昔日文件資產管理(care)之責任
the second main effect of the Revolutionary legislation seems to have been that the state acknowledged its responsibility respecting the care of the documentary heritage of the past.

第三,確立檔案館提供公共使用的原則
the third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 of the archives legislation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was the principle of the accessibility of archives to the public.

檔案集中了,但卻仍持續地區隔

在這樣的關係下,一個不可思議的事實是可以顯見的。法國(中央檔案館設立構想的地點)實踐這樣顛覆改革的觀念是可預見的。然而,事實卻是相反的。在舊法國時代統制之下,這樣的構想乃依循歐洲大陸政權與查理曼大帝復興的帝國。

From the conquered provinces, for Spain, Italy, the Netherlands, and Germany, the most precious documents were brought to Paris to be stored in a new archives building of gigantic dimensions.

然而,這樣中央檔案館的構想因人為因素而突然間消逝。

Georges Bourgin講述了Archives Nationales自世界大戰後的故事,留下了一個引人注目的評論:「yet the Archive Nationales is not in truth wholly national, and It falls far short of containing the entire body of documents that record in diverse forms the manysided life of the country.」。

1936年,法國政府嘗試提供社會大眾自內閣移轉至Archives Nationales之文書資料。但其並沒有勇於質疑為何這些內閣檔案持續地與其他檔案作區隔,而這樣的情形對於日後法國檔案研究影響深遠。

將整個國家各級機關檔案(包括地方)集中於單一檔案館典藏機構的構想乃起始於法國,但最後仍被放棄了。俄國在革命之後建立了檔案管理局,也曾短暫規劃檔案集中化管理的方式,但很快他們就學到這是不可能且不受歡迎的(impossible and undesirable)。當一個檔案典藏架構規則與該國國家行政體系一致時,地方或其他類似的檔案館將接管地方機關文書。英國非常晚才建立檔案館組織,這也反映了其獨特的行政制度。僅最近才有縣市檔案館(county archives)被建立,且其大部分與圖書館及其他相似的典藏單位連結在一起。

法國大革命相關的幾項討論議題

* 到底哪一個部門應該(或是最適合)推動指導國家檔案館。

*法國大革命致使檔案館成為公共服務的一部分為民眾所接受。

*第一份憲章致使越來越多其他公共文書被注意而保存。

*尊重全宗原則成為檔案管理的信念,且反映並保存了存在的行政單位體系。

*檔案管理人員工作內容受到影響。

*檔案原始編排對於研究目的而言可能並非令人滿意。

*檔案典藏單位檔案發展方面開始意識到其自身責任。

*建立檔案專業學科。

*檔案館國際館際合作也是較少被注意的一項結果。

全宗原則與檔案公開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那年有了徹底地發展。俄國檔案館法規建立了政府檔案館整合的觀念,根據這樣的觀念,所有留存於政府部門的文書或是已經被移轉至檔案館的文書,設立一個未分開且唯一的全宗(fonds)。1922年1月30日的法令授權俄國檔案館能夠檢察(examine)所有政府部門國與國之間的條約協議資料夾(files of accord)以提供予中央行政委員會(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去爭取賠償。〈美國國家檔案法〉的制定情形也很類似,雖然較少的基礎與規定。

3 則留言 :

  1. 可以發現近代檔案管理的進步,有一部分竟是為了向他國爭取賠償,不過也凸顯了檔案的證據(evidence)價值。

    回覆刪除
  2. 你好:

    我要考圖書館資訊學系研究所,不知道要讀那些書,如果說我跟圖書館有什麼淵源的話,我是世新圖資科畢業的,空大人文學系畢業,可說是和圖書館已經相隔很遠了,不知道你能否推薦幾本書,小女子感激不盡

    先謝了

    回覆刪除
  3. 旻岑您好:世新圖資科真的是很久遠了,不知道你想考哪一間學校的研究所?基本上,假如你對圖書館學有概念的話,我會建議你多讀期刊,至於哪幾本,我推薦學會的《圖書資訊學研究》、淡江的《教育資料與圖書館學》、臺大的《圖書資訊學刊》、師大的《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及北市圖的館刊,你應該可以從中獲取最新的研究成果與趨勢,對你考研究所應該很有幫助。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