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消失的臺大國語文教科書《大學國文選》

 
圖:國立臺灣大學教務處出版組《大學國文選》封面與目次頁
此次有緣得以拜見國立臺灣大學教務處出版組於1947年至1948年期間所選編之《大學國文選》,全冊224頁,共22位作者、30篇文章,後因其所收錄之文章多為「附匪」作者之作品而被查禁銷毀,這本臺大國語文教科書之濫觴也因此從這世上消聲匿跡。許多人或許注意到臺大所使用的國文教材乃中文系所編訂,然事實上,在光復初年,臺大教務處下之出版組曾經擔任編纂國文教材之使命,只是這個時期非常的短,僅編訂了兩本書就將此任務轉移給中文系,所以我們所見的國文教材幾乎都是中文系所編訂的,對於這出版組所選編的國文教材則前所未聞。
1945年11月,臺灣大學正式由日本人手上轉交由國民政府管理(這樣的講法較能符合臺大總是對外宣稱其建校乃起始於1928年的說法),經營者的改變也體現於日後課程內容的修改,而首當其衝者,當為已行之有年的日本語教學轉換為大陸本土所擬定的國語文(北京話)教學。語言為什麼需要轉換的原因就不用再細講了,當時臺大並無統一的國語文教材可使用,許多不熟悉中文的學生一開始即接觸中國古代文言文,以致使當時學生無不叫苦連天,這樣的情形也促使著白話文教材的需求,從而推動臺大相關教材的編纂。
1947年6月,陸志鴻校長時期,臺大聘任當時就職於省編譯館的許壽裳先生擔任臺大首任中文系系主任,許壽裳在其任內不僅為臺大撰寫了校歌歌詞,更與同系教授魏建功合作編選了《大學國語文選》與《大學國文選》兩部文選,以作為當時臺大師生統一之國語文教材,成為該校國文教科書之濫觴。(註1)關於這兩本文選著作,根據臺大出版中心所出版《 許壽裳臺灣時代文集 》所稱,《大學國語文選》乃由臺大教務處出版組出版,而《大學國文選》卻似乎沒有出版。(註2)
事實上,這本《大學國文選》後來的確也是出版了,亦為臺大教務處出版組所出版,但根據臺大校史館所舉路統信於《麥浪歌詠隊》書中的說法,該書乃因含括許多未跟隨國民黨撤遷臺灣之「附匪」作家文章,因此於1949年成為禁書而被銷毀了(察史為鑑《禁》書中所列禁書清單並無此書,猜想此書遭禁應為臺大內部決議),學校師生及圖書館亦鮮少有人保留,因此致使多數人僅聽聞過該書而未嘗見過,或許也是因為這樣,《 許壽裳臺灣時代文集 》一書方稱該書似乎未曾出版。(註3)
臺大教務處出版組所出版之《大學國文選》,全冊224頁,共22位作者、30篇文章,包括蔡元培〈我在教育界的經驗〉、吳敬恒〈四十年前之小故事〉、孫文〈知難行易〉、陳獨秀〈文學革命論〉、梁啟超〈歐遊心影錄楔子〉、梁啟超〈論文章作用〉、錢玄同〈與黎錦熙羅常培書〉、胡適〈讀書〉、〈國語的文學 文學的國語〉、魯迅〈吶喊自序〉、〈狂人日記〉、郁達夫〈一個人在途上〉、〈薄奠〉、茅盾〈我的中學生時代及其後〉、〈秦嶺之夜〉、老舍〈濟南的冬天〉、〈淪陷的北平中秋〉、巴金〈八百壯士〉、豐子愷〈藝術三昧〉、〈圖畫與人生〉、朱自清〈給亡婦〉、〈槳聲燈影裡的秦淮河〉、俞平伯〈西湖的六月十八夜〉、朱光潛〈談學問〉、常乃悳〈侵略者的失敗〉、聞一多〈青島〉、施耐菴〈武松打虎和李逵殺虎〉、曹雪芹〈劉老老遊大觀園〉、吳敬梓〈添四客述往私來〉、劉鶚〈明湖居聽書〉等,比起許壽裳遺稿〈大一國文教材〉所列篇目,僅僅少了梁啟超〈為學與做人〉與〈新民說〉,卻整整多出了其他二十篇文章。
許壽裳於1948年2月18日遭到暗殺,其並不知道其窮極心血所編輯臺大國語文教材,在其過世後沒多久就在這個世界上銷聲匿跡,即便其過世前幾天仍召集全校國語文教師召開國語國文教學會議,以期許臺灣在國語文教學上能更加進步。看著眼前的這本殘存的《大學國文選》,倒也平凡無奇,殊不知許先生對其所投注之期許之豐,著實令人不勝唏噓。
註1:黃英哲,許壽裳臺灣時代文集(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0),p.35-p.36。
註2:黃英哲,許壽裳臺灣時代文集(臺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0),p.35-p.36。
註3:國立臺灣大學校史館,「誠徵夢幻逸品《大學國文》」(2007年1月31日),
http://gallery.lib.ntu.edu.tw/archives/362 (檢索於2012年5月19日)。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