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

光復初期國立臺灣大學教職員生佩用証章(證章)

 
圖:羅宗洛校長時期所使用之証章,正面中央為臺北帝國大學校徽,背面為編號與「生」字,代表為學生所使用,若為教職員所使用,背面則為「員」字(教職員所使用者,可參考臺大校史館所典藏)。
突然發現自己証章/證章收集到一定數量,遂整理寫下這篇文章。
光復初期,不同文化交會所引起的社會不安氛圍,致使由中國大陸來臺的國民政府亟思應變之道,這些為處理當下社會變動所施行的方法中,有許多乃承襲中國大陸的作法,作為人員身份辨識之用的「証章」即為其一。所謂証章,根據國語辭典上所定義,乃「學校、機關、團體發給本單位人員證明身分的標誌,多佩帶在胸前」。光復初期,臺灣為解決「政治上的問題」(此為含蓄的說法),不論政府或私人團體皆興起配帶証章以區別身份的風潮(甚而有人私製証章佩戴以掩飾不法行為),而教育人員及學生等所使用之証章多為三角形狀,由學校統一製作,許多學校之後也將此証章直接作為學校校徽(可發現許多老學校的校徽都是三角形的)。
國立臺灣大學亦在光復初期羅宗洛校長時期(1946年08月-1948年06月)使用臺北帝國大學校徽製作証章,此時期証章之佩用,學生部分乃開學時發放「學生身份證」(即學生證)時一併發放,而教職員部分則為任用時發放,然而此証章施行並不久,直到傅斯年校長上任後依據陸志鴻校長於1946年12月擬定之「國立臺灣大學教職員生証章佩用須知」,重新製作使用。
關於証章之佩用位置與方式,察陸志鴻校長於1946年12月所擬定「國立臺灣大學教職員生証章佩用須知」內容,共包括11條:
一、 本校附屬各單位教職員生之佩用証章概依本須知之規定。
二、 除學生証章含有紀念章性質無須繳回,但須負有永久責任外,教職員証章離校時應向原領處組繳回,同時該□單位主管應於離職人員離職前通知換發處組為收回之準備(醫學院及附屬醫院則逕繳該院,並由該院負責收回)。
三、 本校教職員証章在未更製換發前應妥慎佩用,不得遺失。
四、 証章分下列兩種,以顏色分別之:
1、 教職員用
2、 學生用
五、 教職員與學生之証章除以顏色辨別外,並在背面冠以「教」「職」「生」等字樣
六、 在本校編制名錄未確定前,名義為僱員而實際並非負有雇員工作者,不得佩用証章。
七、 証章一律佩掛於左胸上部
八、 請領証章應向事務組領用,並於冊內(事務組另備証章領用冊)簽名蓋章,註明領用號數,按規定價款繳費後領用之。
九、 本校教職員生如有發生証章遺失情事,應按照左列規定辦理:
1、 登報三天聲明作廢。
2、 剪報書面請求補發。
3、 補領証章費應按原規定加繳一倍。
十、 遺失証章未照前條規定辦理,如有發現其他事故應由遺失人負完全責任。
十一、 護士(公役)証章或符予之領用手續,準照本須知之規定。
  
圖:臺大白色証章(不知所代表的是哪一個學院)
依據此佩用須知可以瞭解臺大証章之相關佩用方式及當時社會對於証章之重視程度,然而,須知內所稱,証章分為教職員用與學生用,「教職員與學生之証章除以顏色辨別外,並在背面冠以「教」「職」「生」等字樣」。看了看手邊的証章,除羅宗洛校長時期所使用之証章乃於背面冠以「生」、「員」外,其於皆於正面冠以字樣,且羅宗洛校長時期所使用之証章並無顏色差異,故推論有幾種可能:一為陸志鴻校長所規劃之証章在之後推行時已有修改,一為尚有其它証章是至今仍未發現的。
  
圖:臺大藍色証章(不知所代表的是哪一個學院)
2006年11月號臺大校友雙月刊上刊載了民國40年秋天進臺大的曹以松教授的文章,文章稱當時臺大六個學院共有六種顏色的証章;雖然我手上有白色與藍色兩種顏色証章,對於六種顏色是哪六種顏色及其所代表各為哪個學院,至今我實在是還沒找到相關文獻以茲證明(若有人知道拜託告訴我,我實在超想知道的)。但看著手邊相關証章越來越多,期待哪天可以將此六個學院的証章收集齊。
P.S. 手邊還有一個臺大護校的証章,但與主題不符,下次再來講吧!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