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私人收藏家的典藏政策

每個典藏單位都有屬於它自己的典藏政策(collection policy),在圖書館或稱之為「館藏發展政策」(collection development policy),這樣的政策可以作為典藏單位執行業務時之依據,講得簡單一點,就是協助典藏單位說明自身定位及判斷哪些東西該收、哪些東西該淘汰的相關原則,從而確保館藏的質與量能符合單位成立之宗旨。
事實上,許多典藏單位乃立基於私人收藏,例如臺北帝國大學成立之初即立基於伊能嘉矩的個人藏品之上,在在凸顯私人收藏的重要性。雖然鮮少看到相關的文獻討論,但對於私人收藏家而言,典藏政策的擬定亦是極為重要。私人收藏家因其過去經驗使然,常會看到好東西就心癢難耐、見獵心喜,以致什麼都收、流於收藏沒有核心的窘境,這樣的結果不僅造成自己荷包嚴重失血(有錢人當然沒差),更會令旁觀者不了解你的收藏核心(價值)為何。亦曾聞後代子孫並不明瞭家中先輩典藏之內容與價值,以致將其辛苦所聚集藏品一夕售予商賈,而令相關藏者不甚唏噓,因此,我以為,私人藏品的管理乃初始於典藏政策之擬定,確定蒐藏的核心與方向後再開始進行資料的搜羅與物件的典藏,這樣方能得到事倍功半的效果,並更加了解自己藏品的優點與缺點。
以集郵為例,隨著印刷技術的發達,各國郵票發行量越來越大,想要什麼都收根本是不可能的,甚至完全無特色(我個人是總覺得,倘若什麼郵票都買,那不就如同向郵局購買集結成冊的郵票一樣?),於是乎,發現許多人集郵乃以「主題」或「年代」或「類型」為核心在作收集,例如以「運動」、「鳥類」、「花草」、「童話」等主題進行相關郵票的收集,而非相關的郵票則不列入典藏範圍。這樣的構想雖然很多人並沒有將其撰寫成書面,但很明顯的,對於收藏者而言,其典藏政策之雛形已在無形中形成,並依據這樣的政策發展其典藏內容。
這是許多收藏家並未注意的,畢竟天下珍品何其繁多,沒有主題式的濫收,倘若目標物件範圍小,全收也就算了,假使範圍廣大,例如許多人以「臺灣」為主題,只要跟臺灣有關都收,那麼終究造成藏品難以形成特色,縱然其中亦不乏良品,但卻難以與其他藏品形成系列,殊為可惜。這種大範圍的典藏主題乃是典藏機構層級的目標,實在很難窮一己之力完成(當然,有錢人除外),私人收藏若能擬定典藏政策、明定範圍,對於日後收藏的管理與未來發展方能有所助益。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