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龍應台將檔案遺書歸還的矛盾:檔案管理局在哪裡?

關於檔案中存有白色恐怖時期受害者遺書一事,遺書歸還與否一直是檔案界、法政界及人權團體爭相討論的議題。就檔案界而言,約莫可區分為兩種看法,一種看法認為存留於檔案中的「私文書」已成為檔案的一部份,是事件脈絡的一環,倘若歸還將造成全宗的打散,因此主張保留,若當事人或其家屬有需要,則可申請調閱或複製;另一種看法則認為此批私文書乃屬私人所有,政府無權收歸公有,因此主張應歸還當事人或其家屬,倘若政府為維持資料的完整,得與當事人或其家屬協商捐贈或複製該資料。兩種主張都有人提,檔案管理局最後採取了後者(或稱上級長官、輿論傾向於後者),並於100年7月14日制定了「國家檔案內含政治受難者私人文書申請返還作業要點」,7月15日即主導了首次反還個案,由馬英九總統向受難家屬歸還遺書(註1)。有趣的是,這樣大動作的法規制定與歸還行為讓全世界都知道檔案中私文書的反還乃檔案管理局之權責,但近來卻意外從新聞中得知文化部長龍應台逕自將受難者江炳興遺書送歸家屬,沒見到檔案管理局及研考會的影子,令人匪夷所思!
姑且不論各界對於此批存留於檔案中「私文書」的處理看法(我並不反對將遺書歸還給家屬,但此並非本文重點),我所好奇的是,文化部長龍應台將遺書歸還的這件事情上,檔案管理局在哪裡?研考會在哪裡?關文化部什麼事?有誰可以出來解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