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龍應台將檔案遺書歸還的矛盾:檔案管理局在哪裡?

關於檔案中存有白色恐怖時期受害者遺書一事,遺書歸還與否一直是檔案界、法政界及人權團體爭相討論的議題。就檔案界而言,約莫可區分為兩種看法,一種看法認為存留於檔案中的「私文書」已成為檔案的一部份,是事件脈絡的一環,倘若歸還將造成全宗的打散,因此主張保留,若當事人或其家屬有需要,則可申請調閱或複製;另一種看法則認為此批私文書乃屬私人所有,政府無權收歸公有,因此主張應歸還當事人或其家屬,倘若政府為維持資料的完整,得與當事人或其家屬協商捐贈或複製該資料。兩種主張都有人提,檔案管理局最後採取了後者(或稱上級長官、輿論傾向於後者),並於100年7月14日制定了「國家檔案內含政治受難者私人文書申請返還作業要點」,7月15日即主導了首次反還個案,由馬英九總統向受難家屬歸還遺書(註1)。有趣的是,這樣大動作的法規制定與歸還行為讓全世界都知道檔案中私文書的反還乃檔案管理局之權責,但近來卻意外從新聞中得知文化部長龍應台逕自將受難者江炳興遺書送歸家屬,沒見到檔案管理局及研考會的影子,令人匪夷所思!
姑且不論各界對於此批存留於檔案中「私文書」的處理看法(我並不反對將遺書歸還給家屬,但此並非本文重點),我所好奇的是,文化部長龍應台將遺書歸還的這件事情上,檔案管理局在哪裡?研考會在哪裡?關文化部什麼事?有誰可以出來解釋一下?
仔細閱讀了中央社的新聞「遲了42年 江炳興遺書終到家」,最後一段先別說臺灣有沒有「國家檔案局」這個單位,就龍應台稱「在國家檔案局中保存有白色恐怖時代被槍決受難者177件遺書及文件,經過多年,遺書等資料未給家屬,文化部將積極溝通,收集當年史料,並協助受難家屬取回遺書」,這樣的講法彷彿其所稱之「國家檔案局」是個邪惡組織,硬是不肯將受難者遺書歸還當事人或其家屬(那馬英九當初是還給誰呀?),因此文化部(或龍應台)要與人民站在同一陣線,對抗惡魔!(就我的觀點,其實文化部只是想將徵集檔案正當化而已,那當初幹嘛不把檔案管理局給吃下來就好了?這樣不就要什麼檔案都行嗎!
檔案管理局與研考會被文化部捅了一刀難道一點也不覺得窩囊或委屈嗎?怎麼不站出來說點話?當初行政院組織改造,文中所稱之「國家檔案局」曾一度向文化部叩門,期待國家能將檔案視為文化之流,結果,文化部認為此「國家檔案局」乃非文化之所屬,將其拒於門外,組改後依舊停留在研考會之下(註1),如今,文化部為成立國家人權博物館,龍應台因此領著文化部涉入檔案議題之中,間接認可了檔案屬於文化的一環,積極向檔案管理局爭取檔案資料,並由其將有爭議檔案交還當事人或其家屬,甚至安撫受難者,儼若檔案中央主管機關,豈不荒唐?倘若是為了國家人權博物館炒作新聞,那為何檔案管理局與研考會不能一同前往?真是莫名其妙!
註1:王宗銘。「紀念解嚴 馬總統親返還白色恐怖受難者黃溫恭5封家書」,今日新聞,2011年7月15日,http://www.nownews.com/2011/07/15/11490-2727912.htm。
註2:到底什麼是文化部所認可的典藏單位?就現在的臺灣而言,彷彿加入文化部底下的典藏單位才能稱之為文化的一環,也因此,各級圖書館、檔案典藏單位、國史館等即使有著大量珍貴文化遺產,卻似乎總與「文化」沾不了邊,鮮少出現在文化部的版圖之中,臺灣的文化部所指典藏單位難道只有博物館?
遲了42年 江炳興遺書終到家2012-10-11 中央社【陳淑芬/中央社記者】
文化部長龍應台今天到台中,將政治受難者江炳興遺書送歸家屬。她哽咽地說,奉還遲了42年的遺書,盼國家不再走回頭路。
龍應台由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主任王逸群、台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秘書長蔡寬裕陪同,前往台中市大里區,將早年政治受難者江炳興的遺書交給家屬,家屬江月偉姊妹收到遲了42年的遺書,悲泣傷心不已,龍應台哽咽擁抱安慰。
龍應台與家屬溝通離開後,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年造成的傷害,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她能做的就是把遺書帶給受難者親人,讓天上的靈魂安心;當年最痛苦的應該是當事人的父母,遺書終於回到家,但可惜當事人父母已亡,沒看到。
龍應台說,遺書雖然遲了幾十年奉還,但對家屬來說也是遲來的安慰,她希望國家永遠不會再走這條回頭路。
「兒至死,以天下為己任」、「甚想念爸爸媽媽,但願真有來生,以求報答」,龍應台語帶哽咽,念出江炳興在1970年所留的遺書內容。
龍應台指出,江炳興在70年代參與台灣獨立運動被捕,在台東服刑時,與多人組織武裝暴動引發泰源事件,江炳興等人因而遭槍斃。
龍應台指出,在國家檔案局中保存有白色恐怖時代被槍決受難者177件遺書及文件,經過多年,遺書等資料未給家屬,文化部將積極溝通,收集當年史料,並協助受難家屬取回遺書。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