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辭彙:獺祭

今天學到一個古代有趣可愛的新詞:「獺祭」。很多人會將這個詞直接與某知名日本清酒聯想在一起,但事實上,這個詞古代就已有,按教育部辭典所解釋,獺喜吃魚,常將所捕的魚井然有序的陳列岸邊,後形容羅列典故、堆砌成文。
用法:「本書第七章,按其詞性,分節敘釋,可供臨文之獺祭」。

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政大.附中娃娃」所體現的政大完整教育體系

圖:政大.附中娃娃
2005年,國立政治大學附屬高級中學正式成立,使得政大提供學程自幼稚園一路延伸自博士班,包括政大實幼(國立政治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幼兒園)、政大實小(國立政治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政大附中國中部、政大附中高中部(國立政治大學附屬高級中學)、政大學士班、政大碩士班、政大博士班等,也就是說,假如要稱自己是一個完全的政大人,那你可得要經過這七個關卡才有資格這樣說!
政大完整的教育體系在全國各大專校院可謂罕見,為凸顯此特色,政大附中於其成立之初,以俄羅斯娃娃概念,融合「政大24年完整教育體系」理念打造「政大.附中娃娃」,自最核心的實幼開始,向外層層包覆至政大博士班,「分別穿著博士、碩士、學士、紀念服及制服等,象徵政大教育體系由博士到實驗小學及實驗幼稚園的完備體系」(註1),非常有趣且有創意,並於校慶當日(2005.11.05)進行點睛活動,成為別具特色的政大紀念品。

2013年12月19日 星期四

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館東亞部主任來訪政大

圖:政大圖檔所所長致贈紀念品
近代史研究者對於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一定不陌生,此研究所創建於1919年,其成立與其校友胡佛(Herbert C. Hoover, 1974-1964),也就是第31屆的美國總統有直接的關係,其典藏核心可由該研究所官方名稱看出:「胡佛戰爭、革命與和平研究所」(The 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分為圖書與檔案兩大部分,其中,檔案內容的質與量更為全世界相關學者所注重。

2013年12月14日 星期六

臺大部落格出走:部落格搬遷紀事

因為具備校友的身份,所以可以使用臺大所提供的部落格及信箱的服務,雖然很多人常詬病臺大對於校友只有在有所求時才會釋出善意,但跟其他各校比起來,臺大對校友真的好很多(這樣講好像有點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感覺?)。
一直以來,我都使用臺大所提供的部落格系統,網址是:http://wuyufan.blog.ntu.edu.tw,由open source「WordPress」所架設,雖然有時候會有不穩定的情形(突然不能連線、莫名其妙的垃圾留言攻擊、登入或存檔速度偶爾慢到想殺人...),且不能讓我使用自訂網域、自由度低,但整體而言,使用經驗仍頗不錯,尤其張貼的文章很快就可以被搜尋引擎所檢索,令人讚賞。

2013年12月13日 星期五

政大欲打造李元簇法學圖書館?

圖片來源:國立政治大學網站
今天在政大首頁上看到一則新聞,其標題為「芶壽生學長 感恩捐贈李元簇法學圖書館」,內容在說明國貿系和企管所校友芶壽生學長,聞母校法學院將規劃籌建「李元簇法學圖書館」,並於2013年12月11日指定捐款一千萬元贊助興建。
政大欲興建新圖書館?這還是第一次聽說!查看了學校網站,完全不見任何相關訊息,是建在綜合院館?指南山莊?還是只是一個研究室?或數位圖書館?找個時間再撥個電話去學校問看看!
今年適逢李元簇校長90歲大壽,李校長對於政大貢獻良多,尤其在於政大校園的整體規劃,其亦為中華民國第8任副總統(任期係自1990年5月20日,迄1996年5月19日),若政大日後真的建了一個以李校長為名的圖書館,那麼將是繼中正圖書館後,第二座以前校長為名的圖書館,且這兩位校長分別擔任我國前總統與副總統,對於政大格外有意義。
2013年12月17日修改:根據秘書處的說法,此捐贈項目係源自於法學院院館興建計畫之下,此計畫包括許多項目,而李元簇法學圖書館即為其一,也就是說,該圖書館未來將設置於新法學院院館之中,而此法學院院館的位置,根據學校目前規劃,則將蓋在政大新校地指南山莊中。

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關於政大103學年度碩士班暨碩士在職專班報名

又到了碩士班報考的季節,到處可見各系所招生海報,關於圖書資訊相關系所部份,今年比較特別,各校大概為了節省經費,竟印製聯合招生海報,這樣只要張貼一張,不必像以前一樣一口氣貼好幾張不同學校的海報,也可以避免各校大小眼不張貼別人的海報。
關於政大103學年度碩士班暨碩士在職專班招生,根據學校網路公告,係自12月5日起就開始報名,此報名以網路報名為主,至12月18日下午5時截止,有意報考者務必注意相關時辰及訊息:
  1. 上網取得繳費帳號期間:自102年12月5日上午9時起至102年12月18日下午5時止。
  2. 上網登錄報名資料期間:自102年12月5日上午9時起至102年12月19日下午5時止。
  3. 各系所/專班/學程組規定報名時所需繳交相關表件,請於報名期限內(102年12月19日前),使用報名專用信封封面,以掛號一次寄達(以郵戳為憑,逾期不受理),或於現場收件日(102年12月18日)繳交。
簡章、報考資格、資料繳交、考試科目等相關訊息,可參考學校網站公布內容:
http://www.nccu.edu.tw/admissions/Master

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慶祝《ONE PIECE》銷售3億冊

圖:中國時報/2013.11.22
日本集英社在這個月慶祝海賊王銷售3億冊,在全國47個城市及臺灣(中國時報/2013.11.22)、美國(New York Times/2013.11.21)刊載全幅廣告,這本從國中、高中陪我到博士班的漫畫,當然不免脫俗的也要去買個幾份報紙來典藏紀念一下!呵呵,順便提醒自己,莫忘初中(初衷)!
詳細情形,可參考:http://www.shonenjump.com/j/3oku/

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關於國史館與國家檔案館

近日學位修讀進入另外一個階段,許多事情備感煩心,為專心致力檔案學的研究,開始閱讀1949年以前的公文程式與管理相關文獻,以釐清民國以降公文的制定與管理的規範。在此過程,也開始注意到我國「國家檔案館」概念的提出由來甚早,有趣的是,此概念的提出與「國史館」成立的建議,彼此卻是相關。
民國24年(1935),騰固在〈檔案整理處的任務及其初步工作〉一文中提出:「在去年有些關心文獻的人士,向中央建議設立一個國史館。這個案子經過行政院的時候,行政院方面的意見,以為從前北方也有過此類組織,沒有甚麼成績可言;況且在現代潮流上,此類組織之需要,十分薄弱。真要保存文獻,不如建設一個國立檔案庫,較有用場。剛巧行政效率研究委員會,也顧慮到了檔案的保管和整理。於是把這兩方面的意見集合起來,就產生了現在的檔案整理處。」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意外留存的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日記殘頁

 
圖:民國42、43年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紀錄及觀禮證
日記,因係自然所產生,且記錄時間與事情發生時間的差距小,所以參考性強、可性度高,尤其是位高權重或特定領域有傑出作為者的日記,抑或特定時空、大部頭記錄者,為圖書館、檔案館及博物館爭相收藏的文獻型態。近來日記逐漸為研究者所採用,也增加了許多不同的研究類型,臺灣積極推動者,莫過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該所甚而利用wiki技術打造「臺灣日記知識庫」,集結三好德三郎回憶錄、呂赫若日記、田健治郎日記、楊基振日記、黃旺成先生日記、簡吉獄中日記、灌園先生日記及水竹居主人日記,使相關研究者可透過此系統,跨時空進行分析比對,以利日記研究的發展與進行。
這樣的資料落在懂得價值的人手裡,自然予以高規格保存,然而,若落入不懂其價值者手裡,則輕蔑而毀之。這次是在拍賣網站上意外看到幾張紙片殘頁,每頁皆貼有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觀禮證,仔細一看,這些紙片殘頁上寫有密密麻麻文字,開頭並有日期,推論拍賣者可能見冊內貼有觀禮證,因此將貼有證件頁面逐頁撕下販售,餘下未貼證件者,販售者可能覺得無任何價值,就此扔入廢紙堆中銷毀。

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熱呼呼的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

2013年9月10日,國立清華大學(以下簡稱清大)圖書館假該校學習資源中心,辦理「新時代圖書館規劃與發展趨勢國際論壇」,對許多圖書館同道而言,這間新成立的圖書館早已成為大家亟欲朝聖的對象之一,敝人為一睹為快,遂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報名了此次論壇,好好觀察觀察這間才竣工沒多久就聞名遐邇的嶄新圖書館。
在進入圖書館之前,先來探討一下大家存疑已久的問題:到底該稱清大圖書館為「圖書館」?還是「學習資源中心」?兩者之間的關係又為何?觀察清大圖書館官方網站所呈現名稱,係「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而非「學習資源中心」,然而有趣的是,在網站「關於本館」中的「本館概況」,卻又是以學習資源中心為主要介紹內容,並無圖書館相關內容,感覺該館館員似乎已有「圖書館=學習資源中心」的定論,參考該校〈學習資源中心新建工程計畫構想書〉,則更可確定此一論點:(註1)
本案係將相關資源整合,以前瞻性之理念規劃學習資源中心,以支援本校之教學與研究資源服務為主,並配合政府推動終身學習政策。大學圖書館是儲存知識、提供學習資源的最重要場所,為因應知識經濟、國際化競爭時代的需求,圖書館轉型為學習資源中心,是本校邁向國際一流學府之重要指標
然而,弔詭的是,根據「ic之音 竹科廣播電台」所報導,其稱「清大副校長葉銘泉指出,學習資源中心旺宏館為地下1層、前棟地上4層及後棟地上7層之複合機能建築,總樓地板面積達35,026平方公尺;空間規劃為新穎的圖書館、教室、國際會議廳、清華行政中心,以及旺宏人才中心;包括設備圖書館、國際會議廳、遠距教室及行政中心」(註2),則可知學習資源中心是建築物的名稱,其中包含許多不同單位,圖書館僅是其一。事實上,根據中華民國 102 年 1 月 29 日教育部所核定《國立清華大學組織規程》,(註3)該校僅有圖書館之編制,並無所謂「學習資源中心」,且無任何官方網站(呵呵,停車場也只有看到圖書館館長的車位,並無學習資源中心主任的車位),因此暫且推論該館應仍稱之為「圖書館」,而「學習資源中心」則係建築物之名稱或別稱,就如同國立交通大學的「浩然圖書資訊中心」一樣,並非學校正式組織與名稱。當然,除非這個組織規程之後進行修改,不然就如同國史館所開設之「總統副總統文物館」一樣,只有招牌,並非實質編制。(題外話,清大會想取「學習資源中心」這個名稱真的很妙,在國外只有中小學校才會使用這個名稱,大專校院則普遍使用「圖書館」,大概是意識到目前臺灣的高等教育普及率越來越像義務教育吧!)

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四庫全書》收錄檔案彙編考

《四庫全書》係我國歷朝以來最具規模的一套叢書,其編纂時間至今仍有爭論,若以安徽學政朱筠上奏提出《永樂大典》的輯佚問題、高宗諭令各地徵集遺書的乾隆三十七年(1772)作為初始,至最後一套《四庫全書》告竣之乾隆五十二年(1787)為止,全書撰修約歷時十五年。該套叢書內容自先秦至清乾隆前期,涵蓋了我國歷朝學術經典,分作經、史、子、集四部,部下細分四十四類,類下有屬,共收書三千四百餘種、三萬六千餘冊,其中史部詔令奏議類所收檔案相關彙編書籍三十九部,包括詔令之屬十部八百二十二卷,奏議之屬二十九部、七百二十六卷,共計一千五百四十八卷,實為我國歷代各朝發展留下重要史料。
詔令係天子布告臣民的下行文章,《四庫全書總目》史部詔令奏議類〈提要〉云,「記言記動,二史分司。起居注,右史事也,左史所錄蔑聞焉。王言所敷,惟詔令耳」, 可補左史之不足,與臣下上陳天子的上行文奏議相對,兩者皆係我國古代公行文體的一種,更係攸關國政發展之重要史料。而在分類歸屬上,《四庫全書》編修以前,詔令與奏議並未合為一類,且歸屬類目不一,根據《四庫全書總目》史部詔令奏議類〈提要〉所稱,「《唐志》史部初立此門,黃虞稷《千頃堂書目》則移制誥於集部,次於别集,…,《文獻通考》始以奏議自爲一門,亦居集末」,可知歷代簿錄之書將詔令與奏議相關書籍或置史部、或置集部,然四庫館臣則對於將詔令、奏議列入集部並不以為然,其持論:「夫渙號明堂,義無虛發,治亂得失,於是可稽,此政事之樞機,非僅文章類也。抑居詞賦,於理爲褻。《尙書》誓誥,經有明徵。今仍載史部,從古義也」、「考《漢志》載奏事十八篇,列《戰國策》、《史記》之間,附《春秋》末,則論事之文當歸史部,其證昭然。今亦併改隸,俾易與紀傳互考焉」,因而改黃虞稷《千頃堂書目》移制誥於集部的作法,改從古義置於史部。

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

國防部史政處圖書室借書證

 
圖:國防部史政處圖書室借書證(民國43年)
這張借書證係民國43年國防部史政處圖書室的借書證,研究近代史的人對這個單位一定不陌生吧!這個單位隸屬頗為複雜,原隸參謀本部,後逐次改隸參謀本部軍務局、國防部、國防部部長辦公室等,前後改了好幾個名字,當然,也有些是大家叫習慣的名稱,如「史政編譯局」、「史政編譯室」、「史政編譯處」、「史政編譯館」,係國防部之幕僚單位,掌理國軍史政、編譯業務之規劃、督導及執行事項,目前地點在臺北市北安路807號的一角,並不太大,約莫10坪大小的空間(對於這個單位的背景及負責人沿革我至今仍覺混亂,看來可以好好來做個研究)。
該單位所典藏資料至於為學界所注目,並非在於一般出版品,而係其所典藏與民國史相關之一手史料,根據劉維開老師所撰述〈臺灣地區中國國民黨黨史史料典藏與研究〉所介紹,「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為負責國軍史政及編譯業務之機構,所庋藏檔案近五萬件,雖然以軍事為主,不過其中有部分中國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及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的軍事報告,可補黨史會藏會議檔案之不足,亦應列為中國國民黨黨史史料一部分。包括五全大會陸軍行政報告、六全大會軍政部工作報告、軍政部臨時全國代表大會陸軍行政報告、軍政部四屆三中全會陸軍行政報告,及四屆四中、四屆五中、五屆三中、五屆五中至十二中、六屆二中、六屆三中的中央執行委員會軍事報告案等」,因此,此單位雖設圖書室,實則為典型檔案典藏單位。

2013年6月13日 星期四

數位永久保存新選擇:可保存千年的類岩石材質M-Disc

YouTube:KSL 5 reviews Millenniata's 1000 year archival disc - The M-DISC(雖然覺得有點誇張,但還是頗令人期待)
前些日子剛好看到某雜誌有刊載M-Disc廣告,號稱光碟片可儲存千年不壞,這讓我產生濃厚興趣,因多數典藏單位都曾為數位永久典藏苦惱並質疑,致使某些單位在進行數位化的同時亦翻拍製作微縮片,以避免硬碟或光碟產生「失憶」現象,然而這樣的作法又耗空間、又耗預算,真的不是長久之計。根據工商時報載,「Millenniata獨家研發的類岩石結構做為記錄材料,能有效防止長時間因光照、溫度及濕度等環境變化,除了企業之外,對於一般家庭來說,相當重要的影像資料也相當適合透過藍光千年光碟片來儲存」(註1),倘若這是真的,那未來各單位似乎真的可以完全捨棄微縮片了。

2013年6月12日 星期三

中國時報:銷毀檔案1600件 監院祕書長彈劾未過

日前蘋果報導監察院銷毀160公分的檔案,原本以為可能係日常銷毀業務,新進人員沒有經驗所以導致這樣的結果,但今天再看中國時報的報導,是160公尺!天哪!整整一個摩天大樓高!一句「節省空間」就想帶過?實在太誇張!這根本不是行政瑕疵,是瀆職!監察院明明就有人懂檔案管理流程,還曾到上過政大公企中心的學分班,辦理檔案展也是很傑出,沒想到今天陳秘書長竟然僅一句「為節省空間,才清理檔案」就想了事!那為什麼不給檔案管理局?或者給國史館、中央研究院等檔案典藏單位?甚至給文化部也好,竟然誰也不問就銷毀了,監察院彈劾審查會竟然也會覺得根本沒什麼不需要彈劾?想當初馬英九任法務部部長努力地修《檔案法》,想令其成為行政的根本大法,如今行政體系卻屢出紕漏,真搞不懂我們幹嘛要這麼努力讀檔案管理?乾脆一把火全燒掉好了,省的浪費空間、浪費人力、浪費時間!真的很令人火大!此次事件若沒人因此負責被抓去關,甚至某些人日後還平步青雲,讓《檔案法》形同虛設,我真的會對中華民國徹底灰心!

2013年6月10日 星期一

蘋果日報:監院案卷竟銷毀 厚160公分

民國100年監察院還曾大舉辦理監察檔案展,原以為該單位極為重視檔案管理,沒想到今天竟然會出現這個新聞,真的令人感到訝異。仔細思考,現今檔案主管機關檔案管理局,位處行政院下三級單位,職級實在小到管不動這些高高在上的單位,許多單位甚而打造獨立大樓(例如某院級單位新店圖書暨檔案典藏館),完全不理會檔案法規定要將永久保存檔案移轉至檔案管理局的規定。各單位忽視檔案法屢見不鮮,諸如調查局安康招待所事件,陳前總統更是個中翹楚,不敢說相關科系畢業的人就不會犯這樣的錯,但實在很好奇會將檔案進行這樣處理的人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原因做決定?被迫?無奈?還是對業務、法規不甚熟悉?

2013年6月6日 星期四

我國與韓國總統文件管理發展歷程比較

近代東亞地區受國際局勢影響,各國發展背景極為特殊,其中,我國與韓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不僅受各自內戰的影響與美國政府的介入與援助,其後長期的分裂、戒嚴乃至民主開放,甚而兩國開放後採用相同的行政體制 ( 半總統制 ) ,使兩國成為東亞地區唯二設置總統一職的國家。總統相關文書與物件乃政府行政決策發展之媒介,其管理更體現國家政治體系之發展,我國與韓國同處東亞地區,加上兩國幾近同步的文件管理相關法規制定時程,著實令人好奇兩國在近代總統文件管理的發展差異。本文即整理相關學者及文獻對於總統文件之定義,以確定本文研究之範圍,並針對我國與韓國總統文件管理之沿革與法制化發展進行介紹與比較,以期瞭解東亞地區國家總統文件管理發展,相較歐美國家總統文件管理的特殊性,從而作為未來相關研究之參考。
吳宇凡,薛理桂。「我國與韓國總統文件管理發展歷程比較」。圖書與資訊學刊,82期(2013年5月),頁69-94。

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澎湖縣立圖書館早期借書證

 
級別:★☆☆☆☆
尺寸:W 212 mm;L 151 mm
年代:1970
澎湖縣立圖書館成立於民國21年7月,其前身為日治時期之澎湖圖書館。二次大戰結束後,該館易名為「澎湖縣立民眾教育館附設圖書室」,並於民國38年改組為「澎湖縣社會教育工作隊」,後更名為「澎湖縣立圖書館」。該館館址一度遷至馬公鎮樹德路,再遷治平路,民國55年於中正路55號興建較具規模之新館,70年8月遷入現址併入澎湖縣文化中心運作,並於民國89年改制為澎湖縣文化局,96年7月改制為澎湖縣政府文化局,並於民國100年遷入新館舍。本借書證係澎湖縣立圖書館中正路館舍時期所使用,正面除載明證主之姓名、性別、年齡、職業、地址、借書證有效期限、證號、核發人姓名外,更述借書簡約及「為實現三民主義而戰」、「為反對共匪賣國而戰」等精神標語,充分表現出時代背景。證後則為借書紀錄表,欄位有出借印、書名、應還日期、續借日期、交還日期、退還印。

2013年4月28日 星期日

國家圖書館早期閱覽證

 
級別:★☆☆☆☆
尺寸:W 68 mm;L 95 mm
年代:1977
國家圖書館舊名國立中央圖書館,成立於1940年8月,1955年9月在臺復館,館名沿用「國立中央圖書館」,直至1996年1月31日依《國立中央圖書館組織條例》修正,更名為「國家圖書館」。此證使用於國家圖書館南海學園時期,證前包括證號、證主姓名、性別、年齡、職業、身分證字號及發證日期,證後述明圖書館使用之注意事項,共有6條,說明此證使用方式、限制與使用期限:

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中央圖書館易名國家圖書館紀念全錄影印卡

 
級別:☆☆☆☆☆
尺寸:W 86mm;L 22 mm
年代:1996
去過國家圖書館使用資源的人,應該都有買過影印卡的經驗(當然,除了去K書的以外),今年適逢國家圖書館80周年館慶,就把自己藏的這兩張紀念中央圖書館易名國家圖書館的全錄影印卡拿出來跟大家分享(之後還有幾張借書證會陸續跟大家分享),雖然也不是什麼古老的玩意兒。1996年1月31日,中央圖書館依《國立中央圖書館組織條例》修正,更名為「國家圖書館」,雖然說更名沒什麼大不了,但改名字改得不乾不淨,著實令人感到有趣。中央圖書館改名為國家圖書館後,該館英文名稱仍沿用「National Central Library」,也因此到現在國家圖書館的網址仍為「www.ncl.edu.tw」,國立中央圖書館附設資訊圖書館則更名為「國家圖書館附設資訊圖書館」,但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在當時則繼續稱之為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並未跟著改名,著實搞不懂臺灣分館是誰的分館。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政大圖書館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對於政大圖書館最近幾年在圖書館界的發展,有感而發寫了這篇文章,雖然多少有點偏頗,但僅是我個人看法與觀察,望閱讀者多擔待。政大自在臺復校以來,即積極培養國家人才,因創校歷史背景與黨政關係良好等因素,致使早期校外資源頗豐,就圖書館部分,除早期獲美援建立圖書館,後更打造在當時號稱亞洲最大的圖書館新館「中正圖書館」及號稱東南亞地區規模最大、藏書最豐的社會科學資料中心,風光可謂一時。歷任校長、館長為有效使圖書館功能得以健全並妥善發揮其功能,無不悉心經營、規劃,張京育校長時期特聘國家圖書館有CMARC之母稱謂的胡歐蘭女士擔任圖書館館長,於其任內促使圖書館與社會科學資料中心整併,館藏量在臺灣大專院校可謂前茅,並積極辦理、參與圖書館相關研討會、演講、會議,後又於校內成立相關研究所,終致政大圖書館不論在業界或是學界舉足輕重,成為政大圖書館發展重要之里程。

Librariana(圖書館文物)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長得很像圖書館員(Librarian)的單字「Librariana」,查了許多線上字典跟幾部大型字典,如牛津,就是找不著這個字。到底,這個比圖書館員多一個「a」的單字是什麼意思?根據 Norman D. Stevens 的著作《A Guide to Collecting Librariana》所定義,「Librariana」係指:
包括可描繪出任何圖書館員、圖書館事業、抑或圖書館的物件,不局限於印刷品。這類物件大部分為臨時、短暫所使用(ephemeral nature),係由圖書館員、圖書館或其他人所產生或使用。這些物件包括那些可象徵圖書館員、圖書館事業、抑或圖書館在其社會文化中的東西。
Those artifacts, including but by no means limited to printed materials, that depict any aspect of librarians, librarianship, and/or libraries; such artifacts, which are most typically of an ephemeral nature, may be those produced or used by librarians or libraries as well as those produced and used by others; they include, in particular, representations of librarians, librarianship, and/or libraries in the popular culture of society.

2013年4月10日 星期三

臺大校史館:【禁書】《大學國文選》

因為對臺灣圖書館事業發展感興趣,前些年在看臺北帝國大學圖書館的接收與日後館藏擴充時,發現了魏建功先生,於是對其開始展開相關資料的蒐集與研究。在此過程中,意外發現其與好友許壽裳先生一同編訂國立臺灣大學光復後首本國文教科書《大學國文選》因國民黨的失勢遷臺而成為禁書,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基於好奇,尋訪幾間圖書館,竟讓我在淡江大學找到,然此書已為「待銷毀」狀態,為搶救此書,因此冒昧致電、致信該館希冀妥善典藏,沒想到此書竟幾經轉折至臺大圖書館典藏,相關資訊有興趣的人,臺大校史館已將此書內容與過程刊於該館部落格「【禁書】《大學國文選》」一文中,該文稱本人對此書保存功勞甚偉,本人實在當之有愧且不敢當,僅覺此書銷毀著實可惜,希望能留存供後人參考。
以下轉載該文。

2013年3月16日 星期六

印在鈔票上的圖書館:朝鲜人民大學習堂

 
有次很好奇每個國家都在鈔票上印些什麼東西,在網路上晃呀晃著,意外讓我看到竟有國家將圖書館印在紙鈔上,頗令人感到好奇。這張紙鈔是朝鲜現行的5元面額的紙鈔,正面印著手拿《金日成著作集》的大、中、小學生群像,背面則印著等同於朝鲜國家圖書館的「人民大學習堂」建築物。大抵而言,這張鈔票應是體現朝鲜教育之本質與精神,並推廣閱讀及發揚金日成之功績(因為人民大學習堂是由金日成所命名的),但吸引我注意的點,乃在於圖書館竟會出現在紙鈔上,這在世界各國其實是罕見的。

2013年2月15日 星期五

臺大光復後最早的畢業紀念冊(暫定)

為何標題稱之為「臺大光復後最早的畢業紀念冊(暫定)」?因為或許還有更早的畢業紀念冊是尚未發掘出的,所以只能稱之為「暫定」。畢業紀念冊,早期或稱之為畢業紀念刊、畢業同學錄、畢業通訊錄等,雖然名稱眾多,但並非以名稱為定義,而是就其內容功能屬性為定義,係以紀念、辨識、聯絡為主要功能之該年應屆畢業學生名錄。
之前曾在「民國39年國立臺灣大學附設醫學專門部畢業紀念」一文中寫道,「國立臺灣大學(光復後)所印行畢業紀念冊「全校本」最早應為民國40年版本,在此之前之紀念冊乃各系所自行製作,因此,民國39年工學院及醫學院各自印製之「畢業同學紀念刊」,堪稱學校光復後最早之畢業紀念冊,爾至民國40年方由學校統一製作」。事實上,查檢臺大圖書館所典藏畢業紀念冊清單,也的確發現目前臺大所典藏全校本最早者為「國立臺灣大學40學年度畢業同學紀念册」,由國立臺灣大學四十學年度畢業同學聯誼會編輯,未見其他較此年度更早者,各系所自行印製者則以「國立臺灣大學工學院39年度畢業同學紀念刊」、「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民國39年度畢業同學紀念刊」此2冊最早,未見其他更早者,讓我誤以為臺大圖書館館藏目錄所示者即為臺大畢業紀念冊出版的確切情形。

2013年2月7日 星期四

淡江大學「圖書資訊管理類」課程學士學分班

為提供圖書館工作人員圖書資訊管理科目時數認定之課程進修,淡江大學特聘資圖領域專長師資開授技術服務、讀者服務、圖書館管理及電腦技術與應用課程等10學分課程,內容包括技術服務、讀者服務、圖書館管理、電腦技術與應用等課程,相關訊息如下:
  • 上課日期:102年3月2日至7月13日每週六8:30~17:30,上午4節課下午5節課,每節50分鐘,共180節課。
  • 報名及上課地點:淡江大學台北校園(台北市金華街199巷5號成人教育部)。
  • 招生對象:年滿18歲以上對本課程有興趣者,每班20~50名。(達20名開班)
  • 費用:學分費1,650元*10學分+3,000雜費=19,500元。
  • 聯絡人:淡江大學成人教育部陳小姐。電話:(02)2321-6320 #32;信箱:117580@mail.tku.edu.tw
有興趣的人,可參考學會公告

香港檔案管理的大問題

幾年前,隨薛老師前往香港城市大學進行計畫,對於香港各機構與單位的檔案管理方式感到意外,或許是與臺灣有所差異而有違和感,但在許多面向上真的是很大的問題亟需解決。前些日子,朋友轉寄給我BBC上的一篇文章,文章主題為「記者來鴻:香港急需填補的大「黑洞」」,發布時間是2013年1月18日,作者通篇文章在探討香港沒有制定檔案法的嚴重性,這個問題我們很早就發現了,但只有這個問題嗎?
其實,香港與澳門的文書管理方式都有一個與傳統華人文書管理方式不同的地方,那就在於發文者與收文者在進行收發文時,中間缺乏一個專職於文件收發的單位或人員,以致文件無收發紀錄,而使檔案的數量與流向根本無從追蹤,只有發文者與收文者知道有這樣的文件產生。雖然說沒有檔案法對於香港檔案保存而言是個很大的問題,但無從追蹤檔案數量與去向則在根本上影響著日後檔案保存的完整性,所以假若香港要進行檔案法的制定時,我會建議應重新檢視現階段文書處理流程與方式,其中存在很多的問題有待改進,否則,可能會出現有檔案法卻不知該保存什麼的窘境。

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在台北看書:在這裡與知識邂逅》

前些日子看了本書,《在台北看書:在這裡與知識邂逅》,為什麼會從圖書館的書架把它拿下來我已經不記得了,但這本書裡面有一個章節是關於圖書館的,至少我知道這是我將這本書借回家的原因吧。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日,我習慣閱讀關於「書」、「出版」、「圖書館」相關的書籍,好奇非科班出身的人們是怎樣看待我們時常討論的議題。本書的作者耿一偉,其背景符合我的期待,理工跨入哲學、戲劇,與圖書館學可說是不甚關聯,然而在此書卻意外的討論起圖書館的閱讀空間、圖書館與書店的差異、紙本書與數位化的選擇、分類與編目、圖書館自動化、圖書館的閱讀紀錄,最讓我讀起來覺得精彩的,莫過於作者藉其圖書館使用經驗與其於其他文學或電影作品中所觀察的圖書館場景來連結說明這一切及其思想所附含之哲理,對於圖書館學相關科系或從業人員而言,這幾篇文章應能令其獲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