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意外留存的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日記殘頁

 
圖:民國42、43年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紀錄及觀禮證
日記,因係自然所產生,且記錄時間與事情發生時間的差距小,所以參考性強、可性度高,尤其是位高權重或特定領域有傑出作為者的日記,抑或特定時空、大部頭記錄者,為圖書館、檔案館及博物館爭相收藏的文獻型態。近來日記逐漸為研究者所採用,也增加了許多不同的研究類型,臺灣積極推動者,莫過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該所甚而利用wiki技術打造「臺灣日記知識庫」,集結三好德三郎回憶錄、呂赫若日記、田健治郎日記、楊基振日記、黃旺成先生日記、簡吉獄中日記、灌園先生日記及水竹居主人日記,使相關研究者可透過此系統,跨時空進行分析比對,以利日記研究的發展與進行。
這樣的資料落在懂得價值的人手裡,自然予以高規格保存,然而,若落入不懂其價值者手裡,則輕蔑而毀之。這次是在拍賣網站上意外看到幾張紙片殘頁,每頁皆貼有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觀禮證,仔細一看,這些紙片殘頁上寫有密密麻麻文字,開頭並有日期,推論拍賣者可能見冊內貼有觀禮證,因此將貼有證件頁面逐頁撕下販售,餘下未貼證件者,販售者可能覺得無任何價值,就此扔入廢紙堆中銷毀。

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熱呼呼的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

2013年9月10日,國立清華大學(以下簡稱清大)圖書館假該校學習資源中心,辦理「新時代圖書館規劃與發展趨勢國際論壇」,對許多圖書館同道而言,這間新成立的圖書館早已成為大家亟欲朝聖的對象之一,敝人為一睹為快,遂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報名了此次論壇,好好觀察觀察這間才竣工沒多久就聞名遐邇的嶄新圖書館。
在進入圖書館之前,先來探討一下大家存疑已久的問題:到底該稱清大圖書館為「圖書館」?還是「學習資源中心」?兩者之間的關係又為何?觀察清大圖書館官方網站所呈現名稱,係「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而非「學習資源中心」,然而有趣的是,在網站「關於本館」中的「本館概況」,卻又是以學習資源中心為主要介紹內容,並無圖書館相關內容,感覺該館館員似乎已有「圖書館=學習資源中心」的定論,參考該校〈學習資源中心新建工程計畫構想書〉,則更可確定此一論點:(註1)
本案係將相關資源整合,以前瞻性之理念規劃學習資源中心,以支援本校之教學與研究資源服務為主,並配合政府推動終身學習政策。大學圖書館是儲存知識、提供學習資源的最重要場所,為因應知識經濟、國際化競爭時代的需求,圖書館轉型為學習資源中心,是本校邁向國際一流學府之重要指標
然而,弔詭的是,根據「ic之音 竹科廣播電台」所報導,其稱「清大副校長葉銘泉指出,學習資源中心旺宏館為地下1層、前棟地上4層及後棟地上7層之複合機能建築,總樓地板面積達35,026平方公尺;空間規劃為新穎的圖書館、教室、國際會議廳、清華行政中心,以及旺宏人才中心;包括設備圖書館、國際會議廳、遠距教室及行政中心」(註2),則可知學習資源中心是建築物的名稱,其中包含許多不同單位,圖書館僅是其一。事實上,根據中華民國 102 年 1 月 29 日教育部所核定《國立清華大學組織規程》,(註3)該校僅有圖書館之編制,並無所謂「學習資源中心」,且無任何官方網站(呵呵,停車場也只有看到圖書館館長的車位,並無學習資源中心主任的車位),因此暫且推論該館應仍稱之為「圖書館」,而「學習資源中心」則係建築物之名稱或別稱,就如同國立交通大學的「浩然圖書資訊中心」一樣,並非學校正式組織與名稱。當然,除非這個組織規程之後進行修改,不然就如同國史館所開設之「總統副總統文物館」一樣,只有招牌,並非實質編制。(題外話,清大會想取「學習資源中心」這個名稱真的很妙,在國外只有中小學校才會使用這個名稱,大專校院則普遍使用「圖書館」,大概是意識到目前臺灣的高等教育普及率越來越像義務教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