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熱呼呼的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

2013年9月10日,國立清華大學(以下簡稱清大)圖書館假該校學習資源中心,辦理「新時代圖書館規劃與發展趨勢國際論壇」,對許多圖書館同道而言,這間新成立的圖書館早已成為大家亟欲朝聖的對象之一,敝人為一睹為快,遂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報名了此次論壇,好好觀察觀察這間才竣工沒多久就聞名遐邇的嶄新圖書館。
在進入圖書館之前,先來探討一下大家存疑已久的問題:到底該稱清大圖書館為「圖書館」?還是「學習資源中心」?兩者之間的關係又為何?觀察清大圖書館官方網站所呈現名稱,係「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而非「學習資源中心」,然而有趣的是,在網站「關於本館」中的「本館概況」,卻又是以學習資源中心為主要介紹內容,並無圖書館相關內容,感覺該館館員似乎已有「圖書館=學習資源中心」的定論,參考該校〈學習資源中心新建工程計畫構想書〉,則更可確定此一論點:(註1)
本案係將相關資源整合,以前瞻性之理念規劃學習資源中心,以支援本校之教學與研究資源服務為主,並配合政府推動終身學習政策。大學圖書館是儲存知識、提供學習資源的最重要場所,為因應知識經濟、國際化競爭時代的需求,圖書館轉型為學習資源中心,是本校邁向國際一流學府之重要指標
然而,弔詭的是,根據「ic之音 竹科廣播電台」所報導,其稱「清大副校長葉銘泉指出,學習資源中心旺宏館為地下1層、前棟地上4層及後棟地上7層之複合機能建築,總樓地板面積達35,026平方公尺;空間規劃為新穎的圖書館、教室、國際會議廳、清華行政中心,以及旺宏人才中心;包括設備圖書館、國際會議廳、遠距教室及行政中心」(註2),則可知學習資源中心是建築物的名稱,其中包含許多不同單位,圖書館僅是其一。事實上,根據中華民國 102 年 1 月 29 日教育部所核定《國立清華大學組織規程》,(註3)該校僅有圖書館之編制,並無所謂「學習資源中心」,且無任何官方網站(呵呵,停車場也只有看到圖書館館長的車位,並無學習資源中心主任的車位),因此暫且推論該館應仍稱之為「圖書館」,而「學習資源中心」則係建築物之名稱或別稱,就如同國立交通大學的「浩然圖書資訊中心」一樣,並非學校正式組織與名稱。當然,除非這個組織規程之後進行修改,不然就如同國史館所開設之「總統副總統文物館」一樣,只有招牌,並非實質編制。(題外話,清大會想取「學習資源中心」這個名稱真的很妙,在國外只有中小學校才會使用這個名稱,大專校院則普遍使用「圖書館」,大概是意識到目前臺灣的高等教育普及率越來越像義務教育吧!)

圖:學習資源中心下停車場館長車位
回到正題,9月10日清早,敝人從臺北駛車下新竹,為避免竹科上班車潮及校園內找不到車位的窘境,所以提早了時間前往,也讓我順利停到學習資源中心地下停車場,有幸與圖書館館長使用同一層車位。清大學習資源中心從規劃到完成,共歷時12年,於2013年4月11日正式啟用,根據新聞所載,整體建築係地下1層、前棟地上4層及後棟地上7層之複合機能建築,中間使用玻璃帷幕連結,總樓地板面積達35,026平方公尺,耗資8.6億元,包括圖書及藝文學習空間7.06億元,網路學習及國際會議空間及家具、設備等約1.6億元,後經教育部補助3.5億元,學校自行負擔5.1億元(含旺宏電子公司捐款3億元),真的是不便宜呀!就外觀而言,我個人覺得此建築中規中矩,並無可挑剔之處,可惜圖書館門面不甚大器,根本找不到圖書館的招牌(沒辦法,觀光客就是想跟招牌照相,不知是否是因為要去「圖書館」化,凸顯「學習資源中心」?),整體感覺有種蔣經國總統時代所推動的各縣市文化中心的複合式建築氛圍。

圖:學習資源中心建築一隅及門外羅丹雕塑 - 沉思者

圖:圖書館入口及隔壁咖啡店
眼尖的人或許會發現建築物外有一尊銅像,係知名藝術家羅丹的作品「沉思者」,此銅像大有來頭,是全世界46件「紀念碑型」沉思者之一,市價約8,000萬元(相關資訊可參考:連結)。進入圖書館,各樓層是什麼我就不介紹了,有興趣的人可上官網查詢,我僅介紹我個人覺得有趣的點,圖書館真的要實際走一趟才能感受該館好與不好的地方在哪裡。
關於清大圖書館,早有耳聞此館大量使用科技技術進行相關業務的管控,包括借還書、預約書、大型互動螢幕、智慧卡等,據聞,部分廠商與國立政治大學社會科學資料中心改建廠商是同一個,我猜大概是某幾個螢幕跟投影設備吧。

圖:門口自動還書系統及還書箱

圖:圖書館內剪影

圖:圖書館內剪影
我個人最為喜歡的莫過於利用RFID的自動取預約書系統及智慧卡空間管理系統這兩個部分(這些名稱都是我自己取的,還請見諒,可能清大館方有更正確的叫法),待過公共圖書館的人就會知道,尤其是臺北市立圖書館,要應付讀者取預約書真的是很麻煩、而且很花人力的一件事情,讓讀者自己拿、自己借的做法,真的是很讓人覺得喜歡,而且它還有很多貼心的設計,例如館員將預約書上架不須整理,隨便放上去即可,讀者刷卡後,自己預約的書那格就會發光,真的很方便,不過前提是,讀者可以獨立操作這些東西,清大學生應該沒問題,假如使用在公共圖書館,光要教讀者怎樣使用可能就忙不完了。

圖:自動預約書取書系統(RFID)
而智慧卡空間管理系統,則是讓館裡面的每個空間都像飯店一樣,預約空間使用者,需使用自己的卡片刷卡入內,把卡片對應的位置後,整個空間才會有電,我覺得真的很方便,假如把電子錢包也結合在一起,影印、列印時只要把卡片放在感應處即可扣款,那就真的太強大了。

圖:空間使用刷卡系統
清大圖書館還有一個地方頗為有趣,就是多媒體觀看區裡面的設置,根據該校〈香港新加坡學術圖書館考察報告〉,發現在香港部分,考察了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及香港科技大學三間學校的圖書館規劃,但卻在圖書館裏面弄了一個跟沒有去參訪的香港城市大學圖書館一樣的「蛋」在館裡面,而且同樣是作為多媒體放映使用(難道這是一種趨勢?抑或有其他特殊用途?),我個人是覺得有點占空間,而且可能不會很好使用。

圖:清大圖書館內的蛋(左)與香港城市大學圖書館內的蛋(右,from:http://www.cityu.edu.hk/lib/about/facility/mt/index.htm
此外,該館提供許多可供師學活動的空間,各項設備更可讓師生愜意的進行相關資料的閱聽,目前臺灣許多大學圖書館的學習共享空間是與閱覽空間進行切割的,清大圖書館似乎感覺打破兩者之間的隔閡,並提供許多人性化的設施,如發呆區(這名稱可能是告訴讀者要睡覺請來這)、講手機區(造型很像電話亭,但應該不是給超人換衣服用的)等。

圖:多媒體空間

圖:發呆區       圖:超人換裝區講手機區
最後,再讓我講一個我們這幾年關注的焦點:校史展示。目前臺灣大專校院校史館的隸屬大約可分為圖書館與秘書處二者,清大校史館係屬於前者,由圖書館所負責,在學習資源中心未竣工前,清大校史館係由政大圖檔所畢業學姊所規劃,當時並沒有很完善的設施與空間,學習資源中心竣工後,在圖書館中規劃一小部分進行展示,我個人覺得甚為可惜,因為空間過小,有點虛應故事的感覺(只為了讓別人知道有校史展示而已,至於展的好不好不是很重視),與交大圖書館內校史館的配置根本沒得比(交大甚至在校史之中,融入整個國家科技發展,與學校發展核心與特色甚為貼切),館藏可看性也不夠,真不曉得既然空間不足,何以在其他部分又大量浪費空間?而且既然已經在圖書館內了,何不與館內特藏結合?讓校史資料與特藏應用可統一窗口與空間,豈不更好?

圖:校史展示區
附註:
註1: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國立清華大學學習資源中心新建工程計畫構想書」,
http://www.lib.nthu.edu.tw/library/learning_center/LC_files.htm(檢索於2013年9月15日)。
註2:IC之音竹科廣播,「清大「學習資源中心旺宏館」正式啟用,使用率達萬人規模」,
http://www.ic975.com/news/index.php?id=411(檢索於2013年9月15日)。
註3:國立清華大學,「國立清華大學組織規程」,
http://secretary.et.nthu.edu.tw/userfile/file/orgnized.pdf(檢索於2013年9月15日)。

2 則留言 :

  1. 個人在想,清大所謂學習資源中心是否包含圖書館外頭的國際會議廳、遠距教室、夜讀區等非既有圖書館設備、卻為圖書館單位所經營,故而改稱?畢竟以大樓主體來論,該棟旺宏館大樓為前棟、後棟大樓所組建而成,單以圖書館來形容大樓,似乎又太過單薄了點。...有趣的是,研討會當日和該館值班館員詢問,他們似乎也說不出所以然...

    回覆刪除
  2. dear ZL:大概大家覺得一定要叫個什麼「中心」來著,才有包山包海的感覺吧!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