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意外留存的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日記殘頁

 
圖:民國42、43年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紀錄及觀禮證
日記,因係自然所產生,且記錄時間與事情發生時間的差距小,所以參考性強、可性度高,尤其是位高權重或特定領域有傑出作為者的日記,抑或特定時空、大部頭記錄者,為圖書館、檔案館及博物館爭相收藏的文獻型態。近來日記逐漸為研究者所採用,也增加了許多不同的研究類型,臺灣積極推動者,莫過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該所甚而利用wiki技術打造「臺灣日記知識庫」,集結三好德三郎回憶錄、呂赫若日記、田健治郎日記、楊基振日記、黃旺成先生日記、簡吉獄中日記、灌園先生日記及水竹居主人日記,使相關研究者可透過此系統,跨時空進行分析比對,以利日記研究的發展與進行。
這樣的資料落在懂得價值的人手裡,自然予以高規格保存,然而,若落入不懂其價值者手裡,則輕蔑而毀之。這次是在拍賣網站上意外看到幾張紙片殘頁,每頁皆貼有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觀禮證,仔細一看,這些紙片殘頁上寫有密密麻麻文字,開頭並有日期,推論拍賣者可能見冊內貼有觀禮證,因此將貼有證件頁面逐頁撕下販售,餘下未貼證件者,販售者可能覺得無任何價值,就此扔入廢紙堆中銷毀。
 
圖:民國46、47年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紀錄及觀禮證
因為覺得有趣,在該拍賣者賣場中搜尋,竟讓我一連找到民國42、43、46、47等四年殘頁及民國50、53、54等三年觀禮證,遂一口氣將其拍下,以為仔細端詳研究。不日,收到殘頁及三片觀禮證,觀察四頁殘頁內容,確為日記無誤,記主係國立臺灣大學教授,且與吳大齊、錢思亮等人關係良好,而觀察三片觀禮證,可發現背後有貼黏痕跡,應係從日記中撕下,其餘殘頁會保留下來,應係記主將觀禮證貼黏甚密實,拍賣者不易撕下之故。
  
圖:民國50、53、54年國立臺灣大學畢業典禮觀禮證
故可知此記主撰寫日記至少10年!天哪!10年!要是保存下來那是何等難得與珍貴呀!對於研究戰後初期國立臺灣大學歷史而言,無外乎是第一手史料,眼下僅剩下這幾頁殘頁,真令人無限唏噓,難怪英國十九世紀愛書家威廉.布列地斯(William Blades)會將人稱之為「兩條腿的破壞者」!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