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5日 星期五

關於國史館與國家檔案館

近日學位修讀進入另外一個階段,許多事情備感煩心,為專心致力檔案學的研究,開始閱讀1949年以前的公文程式與管理相關文獻,以釐清民國以降公文的制定與管理的規範。在此過程,也開始注意到我國「國家檔案館」概念的提出由來甚早,有趣的是,此概念的提出與「國史館」成立的建議,彼此卻是相關。
民國24年(1935),騰固在〈檔案整理處的任務及其初步工作〉一文中提出:「在去年有些關心文獻的人士,向中央建議設立一個國史館。這個案子經過行政院的時候,行政院方面的意見,以為從前北方也有過此類組織,沒有甚麼成績可言;況且在現代潮流上,此類組織之需要,十分薄弱。真要保存文獻,不如建設一個國立檔案庫,較有用場。剛巧行政效率研究委員會,也顧慮到了檔案的保管和整理。於是把這兩方面的意見集合起來,就產生了現在的檔案整理處。」
姑且不論到底國史館好、還是國家檔案館好,會產生這樣的疑問其關鍵應該在於二者性質的相似,或彼此功能的相互取代性,也因此有論者以為,國史館就是國家檔案館,國家檔案館就是國史館,何以要成立兩個單位來處理同樣的事情?我們從現在臺灣的情況來看可以知道,支持成立國史館的這派在二次大戰後順利達成其目標,播遷來臺後也奉令復館,然而,支持國家檔案庫的一方,卻在政府播遷來臺後,幾近消聲匿跡,國家檔案庫當然也就遙遙無期。二者成敗之因素,目前猜測可能原因為下述幾點(此非定論,純為猜測):
  1. 支持國史館者,以黨政要職、位高權重者為主
  2. 支持國史館者,受傳統教育思維影響
  3. 支持國家檔案館者,以基層從業人員為主
  4. 支持國家檔案館者,多受西方教育及相關觀念影響
  5. 政府播遷來臺後,亟欲建立中華民國之本位,因此「國史館」有其必要性
  6. 政府播遷來臺後,因期待反攻大陸,故對基礎建設較不關心
  7. 政府播遷來臺後,公文壓力已不若以往嚴重
  8. 隨政府播遷來臺者,以黨政要職、位高權重等支持國史館者較多
到底原因是什麼,尚待查證,然而,國史館與國家檔案館的討論一直到現在,還有人持續的討論二者獨立存在或整併與否的問題,同樣的,支持與反對也是各有擁簇,可惜的是,好幾次的關鍵卻都因為不同的事情而差臨門一腳、功虧一簣,令人不勝唏噓。

3 則留言 :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我想....官修史志在歷史上有其源流...所以會被認為重要.在那個時代也容易為人理解.而文書管理,在政府體系總認為是枝微末節的吧

    回覆刪除
  3. 我想....官修史志在歷史上有其源流...所以會被認為重要.在那個時代也容易為人理解.而文書管理,在政府體系總認為是枝微末節的吧.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