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政大民主文宣何去何從?

 
圖:言論廣場文宣
關於318太陽花學運,中央研究院、臺北市議會、中興大學、臺南市政府等,無不有人提出典藏、展示相關文宣之看法,希冀做為日後臺灣民主運動之見證,那麼,校內師生民主論述相關文宣及資料,又該如何處理?(這裡講個小小的題外話,關於學運史料典藏的看法,我在學運開始後不久,即致信予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希望該籌備處能夠積極派人針對相關物件進行蒐集與典藏,以不負其名稱「人權」二字;然而,根據學運結束後相關單位接洽的情形來看(我並沒有收到回信,只能由這樣的方式去判斷),該籌備處並未參與典藏之列,仔細檢視該籌備處的官方網站,其引用了《世界人權宣言》來說明何謂人權,並稱該籌備處以「政治人權」為施政核心,照理說,社會運動應係政治人權的體現,但有趣的是,該籌備處似乎只打算處理政治受難者的資料,換言之,也就是白色恐怖相關資料,其餘者似乎不甚關心,那何不改稱白色恐怖博物館?把餅做的這麼小,著實枉費現任大老闆曾經也是社會運動推動者,早知道當初就應該寫信給文化部而非這名稱取錯的博物館!
  
圖:政大羅馬廣場文宣
學校的構成,在人事部分,包括教師、職員及學生等三大類,相關活動的發展與進行亦為一間學校歷史典藏之焦點,放任其隨時間消逝,對於校史而言,實在可惜!政大師生針對此次學運,在校內發起難得的民主講堂,讓學生得以罷課支持學運,又不至於罷學而獲得相關知識,於學運期間,校內並有許多相關文宣發展,張貼於校內各處,主要集中於羅馬廣場及言論廣場之牆面及公佈欄上,其不僅為學校師生參與學運之見證,更為學校歷史發展之歷程,校史館應派員針對相關物件進行拍攝,並洽詢張貼者以典藏該文宣實體。
  
圖:政大羅馬廣場文宣
關於政大民主論述,自民國70年代中葉,校內師生即積極發展師生自由言論之平臺,根據政大校史館所稱,「受到《野火》啟蒙的學生代聯會由國父思想社成員主導,繼續推動校園啟蒙與制度改革、乃至於積極參與校際活動,其中一項繼承《野火》而來的訴求便是建議設置「言論廣場」。當時校方接受此建議,通過代聯會提出的「政大學生言論廣場管理規則」草案,成為自臺大於76年5月設立言論廣場後,第二個設置的學校,並於76年10月20日啟用,因為新聞媒體的報導與各學運團體贈送的花籃,是所有學校中最為風光且引起眾人注目。言論廣場分為兩部分,其一是位於第一餐廳水塔旁空台的「自由廣場」,每天中午十二點至下午兩點,同學可在此地自由演講;另一設在學生活動中心風雨走廊的「政大論壇」,供同學自由張貼海報」,(註1)而言論廣場所張貼內容議題多元,「關懷焦點涉及自身權益、憲政改革、環境保護、學術自主…等,以文字、論述為弱勢群體發聲,也代表著學生對所處環境觀察細微,更勇於付諸行動、追求自身權益」,形成政大有別於他校的特殊民主論述平臺。
  
圖:言論廣場文宣
事實上,政大言論廣場類似香港城市大學所設置的民主牆,之前曾與香港城市大學邵逸夫圖書館景館長討論此事,其認為民主牆反映學校師生對於社會議題之關注,甚而為該校民主意識之凝聚,對於學校發展而言,有其卓越意義存在,因此學校應設法典藏該牆面上資料,以作為日後學校師生參與社會議題之見證。可惜的是,與景館長對談的過程中,我們也意識到要典藏這類物件的困難與不易,因此認為較容易的做法即係定時以相機拍攝整個牆面,若能協請人員繕打標題,甚而可以此做為社會發展的縮影,亟有意義!因此,關於政大相關資料的留存,亦建議校史館若無法典藏實體,希冀能夠定時前往拍攝,並將其內容繕打整理,建置檢所系統,以讓校友及校內教職員工生得以觀看政大民主發展歷程,作為後進之參考。
註1:政大校史,校史故事,檢索日期:20140415。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