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行文大印:國立政治大學初創關防略考

圖:民國36年8月,國立政治大學關防(大陸時期)
印信係華人檔案文書構成要素之一,其作用如同西方文書中的簽名,有趣的是,隨文化上的差異,印信有著不同的稱呼,諸如印章、記、朱記、合同、關防、圖章、符、契、押、戳子等,因為印信是蓋在文書之上,遂致使上述某些稱謂也因而成為文書的代名詞。隨著朝代的不同,印信在文書應用上也有著差異,就現代而言,根據我國現行《印信條例》第2條所稱,印信的種類包括國璽、印、關防、職章、圖記等五種,尺寸則各有差異,除關防為長方形式外,其餘皆為正方形,其所使用質料則亦各自不同,《印信條例》第3條即稱「國璽用玉質;總統及五院之印用銀質;總統、副總統及五院院長職章,用牙質或銀質;其他之印、關防、職章均用銅質。但得適應當地情形,暫用木質或鋁質,並得以角質暫製職章;圖記用木質」。
代表機關所使用者為「關防」,這兩個字倒也別致,根據國語辭典解釋為「刻有政府機關全銜的印信」,這樣的定義雖沒有錯,但並未說明何以機關印信要使用「關防」這兩個字來指稱。事實上,明代為防文書舞弊情事發生(其實就是偽造文書),在文書上鈐用半印,以求拼合驗對,而如此「關防嚴密」,因而取其「關防」二字指稱此種用印方式。這樣的用印做法流傳至清代,則不做嵌合驗證之用,轉而成為臨時官之印信,正規官員使用者則稱之為印,這樣的概念一直延續至民國。明代劉辰《國初事蹟》即稱「各布政司,用使空印紙於各部,查得或錢糧軍需段疋,有差錯收正,卻將印紙填寫,諮呈補卷。事發,太祖怒曰:「如此作弊瞞我!」此蓋部官容得,所以布政司敢將空印填寫,尚書與布政司官盡誅之。議用半印,勘合行移關防」,對於關防之由來由此可知。
國立政治大學自民國35年順應國父建國大綱所規劃憲政時期,整併中央政治學校與中央幹部學校,並自國民黨轄下移轉至教育部所管,其時關防發放係依據民國18年《印信條例》所定義,將國立政治大學視為「臨時性及不屬於行政範圍之機關」,這其實有點不大正確,因為國立政治大學成立時,《印信條例》內容已於民國32年修正,其稱「有永久性之機關,其長官為薦任職以上者」應發放正方形之「印」,而非「屬於臨時性或特殊性之機關,其長官為薦任職以上者」之關防,移至教育部體系之國立政治大學在當時應被視為有永久性之機關,然當時國民政府對於已移轉至教育部體系之國立政治大學的定位著實不明,因此視為特殊性之機關?或覺得此校僅係臨時性的,隨時都有可能裁撤?抑或以國防體系(黃埔軍校)視之,因此發放關防?詳情為何不得而知。
圖:政大畢業證書上所蓋大印
所以我們可以在大陸時期國立政治大學相關公文中看到長方形政大關防的使用,而非現今所使用之正方形大印,這在各大專校院是滿特別之處。文末來講個題外話好了,不論關防或機關印,其依據「壓年蓋月」的原則鈐印(這個原則自古流傳至今,有興趣者可觀察清代檔案),當然,這只是原則,若遇到年月極為分散,無法完全蓋在年月上,或有遮掩文字之虞者,則另行決定蓋印位置,政大畢業證書即係與校長簽章有重疊之虞,而將大印往後移動,致使斟酌將印蓋在「月」字上,而非壓在年月之上。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