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讓我們觀浪去:政大滄浪書坊的最後一天


圖:老闆塵三所書滄浪書坊招牌
暑假尾聲之時,想必大家或多或少都有收到位於政大麥當勞側門的滄浪書坊歇業的訊息,今天是滄浪正式撤出政大的日子(這樣的講法其實有點怪,滄浪書坊並非隸屬於政大,只是它的位置幾乎是與政大連在一起),看著店門半掩,店員在後巷拆除冷氣,想當年讀碩士的時候,曾經幾次走進其中探訪,十坪不到的空間,書籍不多,沒有多餘的修飾,有趣的是,老闆「塵三」醉心於書畫、篆刻,相信每個經過書坊或者跟書店買書的人都可以發現,老闆會將其篆刻陳列並製作成書籤,掛了好些日子的滄浪招牌也是老闆所書,彷彿該店主打的並非書籍而是篆刻,如此一想,這店面倒有幾分刻印店的味道(以書法為招牌、落款、簡約且充滿人文感的空間,彷彿就是刻印店的經營公式)。

圖:政大滄浪書坊一隅
此外,去過滄浪的人應該都會發現店內所陳列的書籍頗有店家個性,並不像其他通路商商業氣息濃厚,反倒有著一種人文學校才會有的書店氣息。《愛書人的喜悦:一個普通讀者的告白》書中曾有過這麼一段描述,「透過瀏覽父母的藏書,而非窺探他們內室,哥哥和我更可以天花亂墜地想像父母的品味、欲望,他們的夢想以及他們的罪過。他們的自我(selves)就是他們的書架(shelves)」。(註1)我們可以透過主事者選書的邏輯,從而窺探其思想脈絡,滄浪的書籍挑選頗有特色,因而可從其中深入了解老闆經營的目的、興趣與理念,店內沒有暢銷書、沒有漫畫,在學校旁邊甚至沒有教科書,根據ETtoday新聞採訪余店長時所描述,滄浪選書「都比較菁英取向,可能是老闆比較喜歡看書,才希望開設書店吸引同好,藉以達到以文會友的目的吧?」,其並稱「我們老闆當初開這間書坊就不是以營利為目的」,且不賣教科書亦不賣漫畫書,所以進貨書籍相對較無市場,由此可見此書店之特色(當然,也可以推論其歇業的原因)。(註2)
圖:滄浪書坊。資料來源:youtube
滄浪的歇業,雖說係因為無法支應高額的房租,但這實在也不能怪房東(人家畢竟不是做慈善事業的),每每看到大學附近的出版社吹起熄燈號,不禁讓我想起前些日子臺大門口的桂冠書店歇業的事情,在我還在追求光電的年代,那家店也是陪著我好幾年,沒想到在我轉人文後,這家店也像功成身退似的,離開了羅斯福路。如今,我博士班學分修完了,滄浪這家年紀跟我一樣大的書店,彷彿也告一段落,總令人有種惆悵的傷感(話說當我聽到滄浪要歇業的當下,我一直與朋友商量著,是否有可能頂讓而持續經營,這塊招牌夠老,讓它就這樣停了實在可惜,可是,在這30年的堅持與執著之下,我實在沒有勇氣與膽量讓這家店持續它原本經營的風格與方式而不做改變,倘若能讓我加入新的理念進去,我倒很願意為這家店注入新血)。
透過許多網友的分享,可以發現頗有文青人氣息的滄浪,在眾人眼裡是叫好,但卻不叫座,國防部青年日報副刊有著這麼一段動人的描述,「向晚,走出政大側門,突然被側門邊「滄浪書坊」昏黃微暖的古意氛圍所吸引,這家小書店獨具藝文風骨,數十年如一日,慘澹低調經營,書店雇員余小姐亦是澹定平和,數十年未曾換人,書店主人選書自有其品味,以文史哲及藝術文化情懷的書籍為尚,錯落有致地安置在古陶、茶壺、書畫、篆刻、印石及CD架之間,一甕黃色的文心蘭在暈黃的燈光下更顯璀璨,與書坊的背景古琴音樂,共同點化了禪境與書香!書坊余小姐邀我入座,一段鮮活的藝文對話凸顯她的文化底蘊與對這份工作的執著,試聽了兩張音樂光碟之後,我帶走了一片小野麗莎的「最愛安可曲」便起身告別」,一句「獨具藝文風骨,數十年如一日,慘澹低調經營」,(註3)似乎道盡滄浪歇業的辛酸,且更凸顯其取名滄浪的意涵,「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現在看來格外有感其有別於時下書店的氣質。
註1:安‧法第曼著,劉建台譯,愛書人的喜悅:一個普通讀者的告白(臺北:雙月書屋,1999),頁164。
註2:ETtoday新聞,油煙味蓋掉30年的人文芬芳政大「滄浪書坊」再見了,2014年08月25日,檢索於2014年09月10日。
註3:國防部青年日報,副刊:輕鬆一下,2010年10月29日,檢索於2014年09月10日。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