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

前些日子,同學轉貼了一個「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連結,內容主要是有關臺灣檔案的開放應用,問我要不要請假一起去參加,礙於目前身份,實在不太適宜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之中。這樣的活動其實早在好幾個月前就以線上問卷的形式尋求大家的連署(連署:我們要求檔案合理開放應用),清楚的說明其主張與要求(看了許多新聞,大家似乎都沒有將其主張講得很清楚),包括主動解密、個資法適用問題、作業完成後一律開放、憲法機關資料應列為國家檔案、依法開放性原則、已公開檔案之處理原則、學者專家協助判斷開放等,詳細內容如下圖所示:

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陳豐義不起訴?垃圾!根本在強暴國家檔案制度!

這案子從頭到尾根本就打算輕判陳豐義!
「被銷毀的資料主要為重複、冗贅資料、刊物、廣告單或重複續訴資料,皆屬不得歸檔的贅餘資料或非檔案,並未違法」,這誰決定的?檔案管理局?姑且不論此說法與之前新聞所報根本不同(依據馬以工之前的講法,陳豐義也銷毀了很多還在進行中的案件),在國軍檔案裡面也不難發現二戰期間購買軍備時,美國所製作戰車規格的摺頁(廣告單),按照這次判決的邏輯,是否國防部當初也應該把它挑出來銷毀?「召開專案會議,也有邀集有關單位人員參與」?進行檔案鑑定也應該要有鑑定報告出來,並製作銷毀目錄彙送檔案管理局,現在連個清冊都沒有是怎樣?搞得一副被政治迫害一樣?當初馬英九對於《檔案法》的制定充滿期許,認為此法為我國行政之根本,現在遭人以強暴的方式踐踏,情何以堪?倘若陳豐義如此都可全身而退,說明了《檔案法》根本沒屁用,我看檔案人員乾脆辭職不要幹好了,再做下去也只是徒勞辛酸而已!

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有關戰後初期臺灣的文書改革

圖:1946年8月15日,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文書講習會最後一批實習人員留影。資料來源:陳國琛,《文書改革在臺灣》(臺北:臺灣書店,1947)。
近來事務繁多加上博士論文持續進行中,在部落格上少發表了文章,為了督促自己,索性把撰寫博士論文過程中所發現材料拿出來曬曬,順便也可以跟大家分享分享(我國對於文書制度發展過程意外的模糊,大概也反映出在位者對於相關領域的不重視吧!)。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並依開羅宣言自臺灣撤除政權,將其主權歸還中國。為順利接收臺灣,國民政府遂於1945年8月29日委任陳儀為臺灣省行政長官以進行相關接收與管理事宜,並同時著手進行組織架構及相關人事之籌備,爾至同年9月,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以下簡稱「長官公署」)方正式告建,因而成為戰後國民政府在臺的最高行政組織。長官公署之創立雖係為進行臺灣的接收與治理,然接收與政權轉化的過程並未如陳儀於1944年提出的《臺灣接管計劃綱要》那樣簡單順利,甫脫離日本50年統治的臺灣,無論是文化上的隔閡或是語言上的差異,無不影響當時臺灣政策上的推行。

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屌!「北市圖」推動全國還書!

今天在信箱收到一封名為「北市圖全國還書,全家便利商店率先為您服務」的信,乍看之下,以為北市圖通借通還竟然要推展到全國?後來仔細一看,原來北市圖與全家便利商店合作,民眾借閱的書籍可以拿去全家寄還,而寄還費用當然是由民眾自行買單(每件還書包裹收費新臺幣45元),只不過,於104年2月4日起至3月31日期間透過全家便利商店歸還本館圖書,可以獲贈王子麵1包(為啥是王子麵?是否有含意?)。其實這樣的做法跟以往郵遞還書如出一轍(許多圖書館可接受讀者透過郵遞方式還書),只不過令人好奇的是,讀者還書責任是自送達全家即以完結?若某讀者借閱數量已達上限,將書籍拿到全家是否就代表已經還書而可以再行借書?還是得等到全家將書送到圖書館,確定無誤方能解除?這些都還需深入了解才能得知。

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中國時報:國家檔案已有庫房 仍沒館

2015-02-04 中國時報【薛理桂/政大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教授】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204000899-260109
檔案管理局於昨日在新莊聯合辦公大樓啟用國家檔案庫房,總面積達到1320坪,容量可達30餘公里長,這座符合國際標準的檔案庫房在國內出現,實值得稱許,將可長期儲存國內重要的檔案。然而,這座檔案庫房是位於聯合辦公大樓之內,與其他的政府機關共用,並非是單獨的國家檔案館之內,我國仍然還未興建一棟單獨、空間寬敞、可供未來30年使用的永久性國家檔案館。
在「檔案法」實施前,國內政府機關檔案分散儲存在各單位,如: 國史館、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國立故宮博物院、中央研究院等單位。重要的國寶級檔案分散在各處,例如:明清兩代的檔案保存於故宮與中研院史語所、日據時期的台灣總督府檔案保存於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清末與外國締結的不平等條約典藏於故宮等處。這些屬於國寶級的檔案目前仍未集中典藏,也因而造成使用歷史檔案的研究人員需到處奔波的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