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

前些日子,同學轉貼了一個「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連結,內容主要是有關臺灣檔案的開放應用,問我要不要請假一起去參加,礙於目前身份,實在不太適宜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之中。這樣的活動其實早在好幾個月前就以線上問卷的形式尋求大家的連署(連署:我們要求檔案合理開放應用),清楚的說明其主張與要求(看了許多新聞,大家似乎都沒有將其主張講得很清楚),包括主動解密、個資法適用問題、作業完成後一律開放、憲法機關資料應列為國家檔案、依法開放性原則、已公開檔案之處理原則、學者專家協助判斷開放等,詳細內容如下圖所示:

上述主張係由史學界學者所撰擬,對於熟稔檔案業務的人而言,其中具有許多問題存在,最明顯的問題即在於,檔案法是否能夠擴及私文書的範疇,我們能夠認同憲法機關納入國家檔案之中,但日記是否適合?這可能需要討論。此外,檔案不開放的原因有許多種,並非完全係因為密件、個資等問題,檔案保存狀態其實對於提供檔案的效率而言影響甚鉅,審理檔案不僅是內容的檢查,也包括檢視檔案保存狀態是否適合提供給民眾應用,散頁、酸化、泡水、蟲蛀,大家可否想像一份檔案只要輕輕一吹就會消失無蹤嗎?這樣的檔案怎麼提供給民眾應用?所以在作業上需要耗費許多心力在將相關檔案進行加固,實在沒辦理處理者,則抽離不提供,與外界想像的審理內容不大一樣。再者,協請學者專家協助判斷開放,唉,光一個課綱微調就吵成這樣,誰是學者專家?學者專家的政治立場是否也要考量?是否請政府學學印尼政府將每個人的宗教印在身分證上一樣,也把大家的政治傾向也印在身分證上,俾利相關作業!
雖然上述主張有許多值得討論的問題(希望相關問題不要造成此次座談會焦點的混淆),但在原則上我是支持的,因為確實也提到許多目前當下檔案管理上的問題:個資法是否可以無限上綱?解降密問題也是搞得每個機關很頭痛,某些機關好幾代前身所產出的檔案,可能機關的功能都已經不一樣了,要該機關審理該檔案的內容並進行解密,有時候還真的不知該如何處理(密件檯面下的問題真的很嚴重,某些資料如病歷,要求機關永久保存卻因為加密又不知道檔案裏面有什麼東西,造成嚴重的庫房壓力)!有些機關銷毀檔案很瀟灑豪邁,不想再提監察院了,大家可否想像,某些監理所犯人檔案的管理方式是以該名犯人的刑期作為管理期限,刑期短的就保留短些,刑期長的就保留久一點,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不歸檔的資料,即使檔案法稱之為檔案,檔案管理局仍就管不到,我覺得這才是問題最大的地方!
薛理桂老師曾說我們與史學界的對話實在太少,事實上,檔案管理局目前局長任內也較少辦理與學界對話的研討會或座談會,畢竟這樣檯面上的會議砲火連連、引起社會關注,對公務機關而言哪裡承受得起,也因此造成史學界召開如此的座談會,逼迫主事者透過報章媒體得知民意,雖然最後也會被冷處理掉,但至少有了個開頭,接下來就看在學界是否會持續地擴散與發酵。
座談會並將錄影上網,有興趣的人可以點選連結觀看:
  1. 「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1 引言:許文堂
  2. 「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2 與談:張素玢
  3. 「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3 與談:陳進金
  4. 「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4 與談:薛化元
  5. 「開放檔案 合理應用」與轉型正義座談會─5 提問及回應

1 則留言 :

  1. 這個真的值得寫一篇文章來好好探討~

    回覆刪除

此網誌為本人看法,欲討論者請保持冷靜